選書網 > 造化之王 > 第3274章 盡管放心

第3274章 盡管放心

    原人魔防線華谷軍城,葉真已經入駐了臨時清理修繕出來的帥殿。

    數年時光,華谷軍城讓不擅經營的魔族糟蹋的污穢不堪,費了老勁的功夫,鎮海軍的中軍才清理出一片可堪使用的建筑。

    帥殿中,微紅的炭火上,一柄琉璃壺正咕嚕咕嚕冒氣泡翻滾著,散發一種直入肺腑的清香。

    “唔,這一定是百年白玉果煮出來的香味。”門外,響起了圣祭于仲文的笑聲。

    待入得大帳,于仲文鼻子再次一抽,“三百年,最少是三百年的白玉果,加上九黎峰的紅黎茶,這東西,可不常見吶。”

    葉真微微一笑,做了一個請入坐的姿勢,“陛下賞的,這東西弄到也是不難,只是要費點功夫,不過如今軍務繁多,要我親自去弄,可沒那么多時間。”

    提壺。

    一條淡褐色的水線從壺嘴沖出,有若天河直落,落在精致的藍紋冰玉碗中,水線撞擊之下,白霧升騰,莫名的異香再次彌漫開來。

    “請!”

    于仲文一笑,端起茶碗,輕抿了一小口,忽作舒暢之色,然后一飲而盡!

    “好茶!”

    葉真也不言,同樣飲盡,再次提壺,一連三次之后,袍袖一拂,爐滅,水止,香散。

    “如今時節,喝上這么一壺茶,倒也是難得的閑散了。”葉真說道。

    于仲文點頭,將面前的茶碗輕輕的推到一旁,靜靜的看著葉真。

    他知道,葉真會找他單獨喝茶,但茶之外,肯定還有事。

    于仲文的目光注視下,葉真將一封文書推到了于仲文的面前。

    “這是什么?”于仲文問道。

    “東陽司辰給本帥的解釋。”葉真說道。

    于仲文眉毛一皺,“他直接送到你這里來了,怎么,你不滿意?”

    葉真不置可否,只是指著文書道,“你先看看。”

    于仲文拿起文書,掃了幾眼,眉頭就皺成了一個川字。

    “查無可漏,麾下所部值守之時,惟盡忠值守.......只能請罰!”

    于仲文猛地站了起來,“大膽,既然他要請罰,那老夫這就去如他所愿!”

    葉真卻是緩緩伸出手,虛按了幾下,讓于仲文的臉上浮現了一絲莫名的尷尬。

    “葉帥放心,如此膽大,我一定.......”

    “得了吧你,在我面前,你就不用演戲了。”葉真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看著站起身的于仲文道,“好,你要處罰他,那你告訴我,你打算怎么處罰他?”

    “這.......”

    “訓戒?”

    “奪職?”

    “還是發送回洛邑?”

    “又或者是趕出主力大營,發配到后方效力?”

    “如果不能斬殺,這些所謂的處罰,只會帶來更多的后患!”葉真的話,讓于仲文很有些意外,“怎么,葉帥對這個東陽司辰的成見,如此之深嗎?”

    “你覺的我需要對他抱有成見嗎?”葉真冷笑反問。

    “我這個主帥在他的當值下被影魔造化神將摸到帥帳中刺殺,差一點,不僅我要被殺,滿帳將領甚至也要交待。

    結果,他就給了一個盡忠職守,查無可漏的答復,你說,叫我怎么信任他?”葉真一攤手道。

    “這個.......”于仲文沉吟了一下,“這件事,老夫也里里外外查了幾遍,確實沒有發現他們有失職的地方。

    可是,這造化神將境的影魔,確實出現了。

    但是,老夫不能因為一點點懷疑,就斬殺東陽司辰。

    畢竟,潛入一位造化神將境的影魔,是有著其它可能的。”于仲文解釋道。

    “好了,于老,我要的是真實答案!為什么不能輕易處置東陽司辰?

    如果可以,我希望是搜魂,或者囚禁起來徹查!或者是斬殺。”

    “于老你應該清楚的,按軍法,這一次的事情,足夠斬這東陽司辰十回了。”葉真說道。

    聞言,于仲文的眉頭皺了起來。

    “葉帥,能告訴我你為什么嗎?”

    “僅僅是因為這一次的失誤?又或者是成見?”

    見葉真眉毛一挑,于仲文急忙解釋起來,“我知道葉帥不是公報私仇的人,我只知道你與東陽家族似乎有些誤會!”

    看在于仲文連忙解釋的份上,葉真最終還是沒有發作。

    “我與東陽家的恩怨,是有的,不過,這份恩怨,我會在大戰結束之后,靠我自己的力量解決,而不是權力!”葉真說道。

    “這么嚴重?”于仲文聽出來了,葉真是打算在戰后跟東陽司辰清算。

    “師門恩怨!”

    說出這四個字的時候,葉真定定的看著于仲文,想從于仲文的臉上看出什么。

    葉真想知道,開國太祖姬邦查他的師承,有什么目的或者是原因。

    可惜的是,于仲文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變化。

    “那葉帥為什么一定要處置東陽司辰?如果有足夠的理由,老夫不是不可以!”于仲文忽地低眉道。

    “足夠的理由,沒有!

    只是一種直覺!

    一直以來,我覺的這東陽司辰有問題,有一種莫名的不安。”

    “嗯,一個元帥的直覺!”葉真補充了一句。

    聞言,于仲文苦笑起來,“若僅僅是直覺的話,老夫也沒有辦法。”

    “原因?”

    繞了半天,又繞回了這個話題。

    因為以現的情形,只要葉真跟于仲文聯手,行軍法斬殺一名造化神將,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哪怕這位造化神將是曾經的祖神殿大首祭。

    也沒有任何問題。

    誰都挑不出半個不字來。

    可是現在,于仲文卻說不行,肯定另有原因了。

    于仲文苦笑了一下,指了指洛邑的方向。

    “東陽家祖上也是開國功臣,也是出過開國權祭的,更出過一位神王圣祭。”

    葉真的神情猛地怔住。

    終于算是明白了。

    于仲文今天算是給他說的夠直白的了。

    開國功臣,出過開國權祭,有一位神王圣祭。

    于仲文就差沒有直說開國太祖姬邦復活的神王圣祭中,有一位東陽家的祖宗了。

    事實上,到了現在,無論是葉真還是于仲文,都已經有了一些極其微妙的東西。

    葉真與鐵血復活軍團接觸這么深,與于仲文等人接觸更是頻繁,要說葉真不能發現點什么,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于仲文也是認識到了這一點,才給葉真這么說的。

    “我明白了,多謝!”葉真沖著于仲文拱了拱手。

    東陽家有一位造化神王境的圣祭目前就在洛邑開國太祖姬邦的身邊,這才是不能動手的原因。

    同時,于仲文說出這個消息,也有幾分保護葉真的意思。

    “那么,陛下對接下來的這一戰,怎么看?”葉真轉換到了下一個話題。

    “葉帥是指哪個方面的?”于仲文問道。

    “援軍!”葉真直接據案而起。

    “我想知道,陛下會在接下來的大戰,給我安排了多少援軍!

    這援軍具體規模有多少。”

    “于老,你知道的,我們如今的造化境神人的數量虛實,已然基本爆暴露,我想知道陛下的底線或者說安排,才能進行戰略安排!

    要不然,就讓我這樣直挺挺的殺進魔族腹地內,我心里直的沒有底!”葉真問道。

    “這個.......”

    “有關援軍這個事,陛下叫我給葉帥帶一句話。”

    “什么話!”

    “援軍葉帥盡管放心!”

    
新書推薦: 神君有個小師妹 逆道蠻徒 刀碎青空 假紈绔 超級大妖孽 召喚萬界最強天帝 從加點開始 九重輪 回到明朝當喪尸 原始族長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