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萬古帝婿 > 正文 第七十三章:強勢的李詩珂

正文 第七十三章:強勢的李詩珂

    秦盡匆匆來到了神丹閣,神丹閣的護衛見到秦盡,趕緊行禮。秦盡瞥了一眼,冷冷的問道:“李詩珂在嗎,帶我去找她!”

    “閣主在,我這就帶您去!”

    其中一個護衛急忙說道,他是見識到秦盡的地位了,自然不甘怠慢。

    護衛前面帶路,領著秦盡走進了神丹閣,來到了第一次他過來時,李詩珂接待他的那個房間。

    “閣主,秦先生找。”護衛敲了敲門,然后通報道。

    秦盡卻懶得等李詩珂回話,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他一進去便看到了李詩珂,此時李詩珂正站起來,起身準備迎接秦盡呢。沒想到秦盡直接進來了,忍不住愣住了。

    反應過來,對著門口的護衛揮了揮手說道;“把門關上吧!”

    “是!”

    護衛很識趣的關上門,便直接離開了。

    “少主,請坐。”

    李詩珂伸手指了指凳子,笑著說道。

    秦盡面無表情,沒有客氣,直接坐了下來。李詩珂則坐在了秦盡的面前,眼神中透露著些許的無奈。

    “不知道少主前來所為何事?”

    李詩珂見秦盡看著她不說話,無奈只能先開口,總不能兩人就這么互相盯著吧。李詩珂裝作一副不知道秦盡目的的樣子,直接問道。

    “經商交易,是怎么回事?”

    秦盡冷冷的盯著李詩珂直接問道,絲毫不加掩飾。

    “這個是陳亦河決定的,我沒有參與!”

    李詩珂本想裝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可是見到秦盡冰冷的眼神,也知道瞞不了,便直接說道。

    “沒有參與,很好,那你就參與一下。將之前說的,經商交易的對象,改為柳家!”

    秦盡緊盯著李詩珂,沒有在這個話題上過多的糾結,直接了當的說道。

    “這,陳亦河已經將消息傳出去了,我現在不好更改!”

    李詩珂一臉為難,本來這也不算什么大事,給張家柳家都無所謂。可是陳亦河堅持要給張家,她也不好反對。

    “那我非要要求呢!”

    秦盡眼神一冷,聲音一緊。

    “少主,我真的不好插手!”

    李詩珂猶猶豫豫的說道,內心其實很是不屑,就像上次陳亦河所說的,現在尊敬秦盡,不過是給面子,要是不給面子,他區區秦盡又算什么。

    “很好,如果這個呢!”

    秦盡對李詩珂已經失望了,伸手從懷里一掏,掏出一個令牌,直接朝著李詩珂扔去。

    李詩珂不明所以,伸手接住了令牌,不明白秦盡在搞什么鬼。低頭一看,目光落在這個令牌上,李詩珂當即臉色大變,看向秦盡的眼神都變了。

    “你,你這是從哪來的?”李詩珂聲音都變了,可想這個令牌讓她有多么激動。

    “你說呢,你應該不會不認識這是什么吧。”

    秦盡冷笑,就這么靜靜的看著李詩珂,他那平淡的眼神,帶給李詩珂很強的壓力,讓李詩珂忍不住額頭冒出冷汗。

    “你怎么會有,怎么會呢!難道是秦漠給你的!”

    李詩珂有些不相信,這東西怎么可能在秦盡的手里呢。

    “是不是,你心里應該清楚吧!”秦盡聲音緊逼道。

    “我,我……”

    李詩珂低了低頭,在秦盡面前真正的低頭了,和之前不一樣,這一次是真的 低下了頭。

    別人不認識這個令牌,她不能不認識,也不敢不認識。這個令牌,是他們大小姐的令牌,至于大小姐是誰,身份很簡單,就是大長老的孫女而已,就這么簡單。

    這個身份和地位,扔在帝門,那可是不弱于帝子的存在啊!不說這個,重要的是,她就是大長老的人,現在見到她們大小姐的令牌,能不認慫嗎。

    至于她說是不是秦漠送的,其實她很清楚,絕對不是。這可是大長老專門為大小姐打造的貼身令牌。只有這么一塊,正常來說,這塊令牌不可能給任何人的,最起碼,秦漠是不夠資格的。這種令牌只能送給她最親近的人。

    可是,李詩珂想不到,大小姐怎么會將令牌送給秦盡。難道秦盡就是大小姐最重要的人嗎。

    至于是不是別的途徑得來的,李詩珂都不用想,她不認為是秦盡搶來的,因為這根本搶不來,至于撿,那就更不可能了。

    “如何,現在我說話,管用嗎?”

    秦盡冷冷的看著李詩珂,不僅是對李詩珂失望,更是對大長老的眼光失望。

    “詩珂任憑少主吩咐!”李詩珂趕緊單膝跪地,有些誠惶誠恐的說道。

    “你真是讓我很失望。大長老讓你來尋我,你難道就沒有點想法嗎!”

    秦盡輕輕搖了搖頭,這個李詩珂天賦不錯,就是腦子不好使。

    李詩珂身子一顫,內心頓時想到了不好的想法,她或許誤解了大長老的想法了。

    “要僅僅只是長老院的一次嘗試,你覺得大長老會讓你將他的令牌給我嗎,真是愚蠢!”

    秦盡站起身,對著李詩珂一聲冷喝,他真是被李詩珂氣的不輕。對大長老也感覺有些無語,你說你找,找個聰明一點的,找這么一個傻子過來干什么。

    你說不幫他,給他一些助力就算了,還幫著他的敵人,一起為難他,他也真是無奈了。

    “對不起,少主!”

    李詩珂頓時臉色大變,仔細一想,秦盡說的還真是對的。她似乎真的忽略了這些,大長老親自讓她帶著令牌來,可能真的意義不一樣。

    想想,大長老在她臨走的時候,對她說的話,她似乎真的理解錯了。

    “詩珂,秦盡不能出事,一定要讓他活著回到帝門!”

    她當時還以為大長老的意思是,帝門需要秦盡掌印,所以才讓她保護秦盡,不能讓秦盡出事,現在看來并非如此。恐怕其中是有別的深意啊。

    “是不是有人對你說了什么?”

    秦盡看著李詩珂的表情,內心咯噔一下,想到了一個問題,急忙問道。

    “有一位帝門的大人,找到了我。”

    李詩珂經過秦盡這么一提,頓時想到了一件事。在她剛離開帝門,前往這青楓城的時候,帝門的一位大人,突然找到了她,告訴了她一些事情。

    那位大人也是大長老的人,對此他沒有什么懷疑,現在仔細一想,感覺有些不對。那位大人出現的時間太巧合了。

    都不用李詩珂說,一看李詩珂的表情,秦盡便知道,還真讓他猜中了。頓時是一陣氣惱,指著李詩珂,再次罵道:“你,你,算了,那個人呢,現在去哪了?”

    “好像離開了,我也不知道。”李詩珂低著頭,羞愧無比。

    “算了,懶得說你了,趕緊給我將這件事辦了,今天我便要知曉結果。”

    秦盡深吸了口氣,無奈的擺了擺手,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他也不想多說什么, 重要的是,要將這件事辦好。

    “是,詩珂馬上就去!”

    李詩珂急忙回道,然后恭敬地將手中的令牌,遞給了秦盡。秦盡接過令牌,懶得搭理李詩珂,他懷疑和李詩珂待下去,他會不會被氣瘋。

    秦盡一離開,李詩珂站了起來,眼中閃過一絲堅定,然后直接轉身走出了房間,開始實行秦盡的話去了。

    李詩珂動作很快,在秦盡剛剛走回柳家的時候,神丹閣便放消息出來,并已經找人,前往柳家,準備與之談合作了。

    在神丹閣傳出消息后,陳亦河第一時間便得到了消息。他正在張家做客呢,張家家主正在盛情款待他。陳亦河喝的正歡著呢,張家的下人便跑進來說了這么一個情況。

    “什么,你再說一遍!”陳亦河蹭的站起身,狠狠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大,大人,李閣主下令,神丹閣的經商交易對象,選擇為柳家!”那個下人顫巍巍的說道。

    “該死!”

    陳亦河大怒,沒想到一向很配合他的李詩珂,會突然跟他作對。

    “師傅,這……”一旁的張青松頓時急了,他話都放出去了,這要是最后沒有選擇他們張家,反而選擇了柳家,那不是打他的臉嗎。

    “張家主,這酒先不喝了,我要回去看看。”

    陳亦河陰沉著臉,轉身對著張家家主說了一句,也不等張家家主回話,便直接轉身離開了。只留下張家一眾人面面相覷。

    陳亦河回到神丹閣,第一時間就是去找李詩珂,直接去到李詩珂的房間。一看見李詩珂,陳亦河就直接爆發了,對著李詩珂大喊大叫道。

    “李詩珂,你什么意思!”

    “陳亦河,你敢在我面前大呼小叫!”

    李詩珂知曉了大長老的意思,在陳亦河面前也強硬了起來。她本就實力比陳亦河強,這段時間被陳亦河壓制,心里也憋屈,現在可謂是也爆發了。

    李詩珂的強硬態度,讓陳亦河為之一愣,李詩珂在他面前,可是向來都很平和,何時這樣強勢過。這突然地強勢,還真讓他意外。

    “李詩珂,你什么意思,我明明下了命令,青楓城神丹閣的通商交易對象是張家,你突然決定柳家,這是什么意思!”

    陳亦河背后仗著周玉倩,絲毫不慫李詩珂,直接對著李詩珂大聲叫囂著。

    “你說的?我不要你說的,我只要我說的。別忘了,我才是青楓城分閣的閣主,這里的一切事宜,我說的才算!”

    李詩珂眼睛一瞪,霸氣側漏,面對陳亦河強勢的可怕。
新書推薦: 仙道靈途 萬代家族 雪落中庭 傲游仙凡間 我是珍珠你是蚌么 癲神路 萬古最強神婿 來自上古的你 此上無人 戰天道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