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八十章 洗手間的怪異響聲

正文卷 第八十章 洗手間的怪異響聲

    這天,馮絲雨戰戰兢兢地跟戚斌暄講,自己家洗手間似乎鬧鬼了。

    戚斌暄笑道:“開玩笑的吧,這世間哪有鬼啊?就是有,按我的理解,只是現有科學沒有發現的一種生命體罷了。不用那么害怕。”

    馮絲雨辯解道:“真的真的,我這幾天晚上去洗手間,都聽到啪啪的響聲,但是就是找不到聲音來源。”

    “是不是樓上晚上用水,下水管的聲音啊。”

    “不是,水流的聲音我還能分辨不出來?這跟水聲根本不一樣。不光我,馮浩也聽到了好幾回。但是這小子無知者無畏,根本不知道害怕。”

    “那會不會是什么電器的聲音?冰箱就不說了,燃氣熱水器就是不工作也有嗡嗡的聲音。”

    “我都趴電器上聽了,都不是。”

    “那好吧,一會兒有空我去你那看看。”

    等店里客人走了,戚斌暄把店門一鎖,陪著馮絲雨去她家“捉鬼”。

    到了她家,剛開門進屋,戚斌暄就感覺一條軟軟的像繩子一樣的長條物向自己飛來。戚斌暄眼疾手快,隨手一撈就把它抓在手中,摸起來涼涼的滑滑的。

    戚斌暄看了下,見是一條蛇,心中稍微有些吃驚,不過他也是藝高人膽大,當兵時候也沒少跟蛇打交道,而且明顯這個蛇不怎么動,應該已經死了。再看見兩米開外的傻笑著的馮浩,頓時明白了,應該是他拿玩具蛇嚇唬人玩呢。

    戚斌暄握著蛇尾巴,掄著轉著圈,對著馮浩說道:“行啊,你還知道拿橡膠蛇嚇唬人了。不是我跟你吹,別說這個假蛇,就是真蛇,咱當兵的時候也沒少抓來烤了吃了。”

    馮浩嘿嘿直笑,說道:“你怎么知道這是假蛇?”

    “哼,你這小屁孩還能抓真蛇?肯定不知道哪弄的橡膠玩具蛇,咱小時候又不是沒玩過。”戚斌暄說著,將蛇掄著纏繞在胳膊上,然后細細觀察下,驗證自己的說法。

    戚斌暄看了幾眼,這花紋、質感還真不錯,跟真的一樣,不禁贊嘆道:“還別說,現在的玩具的做工還真是精致,這要不仔細分辨,說不定還真把它當真的了。你說把它改成電動的,說不定能嚇著不少人吧。”

    馮浩摸著下巴,裝成一個小大人的模樣,說道:“你這個想法很有創意,我有空就改造一下。我有好幾個遙控玩具,到時候改裝下。不過,你確定這個是假蛇?”

    戚斌暄聽到這話,不免也產生懷疑。他把纏在手上的蛇抖開,然后仔細觀察,還掰開蛇嘴、蛇眼皮看了下,不禁倒吸一口涼氣:“你還真弄個死蛇啊?這是在哪拾的啊?”

    “切,我會干撿路上的死蛇這么沒品位的事情嗎?”馮浩不屑地說道:“我這是從泡酒的罐子里撈出來的。”

    戚斌暄將蛇拿到鼻子下面聞了聞,還別說,真有一股淡淡的酒味。

    “你把泡酒的蛇取出來,那酒還泡啥,不就沒啥意義了嗎,多浪費啊。”戚斌暄心疼的道:“用蛇泡酒,可不便宜吧。”

    “管他便宜不便宜,反正不是我家的酒。”

    “啊?你偷別人家的?不怕人家發現?”

    “沒事,我當時把一條橡膠玩具蛇放進去了,不細看發現不了。”

    “嘶——,你這熊孩子,這你都想得到。不過偷東西可不是什么好事,有空去認個錯,把蛇還人家吧。”

    “我才不呢。都是他們不對在先。”

    戚斌暄聽了馮浩的講述,才明白來龍去脈。原來馮浩和父親去朋友家做客。馮浩和他們家的小孩玩鬧的時候,那個小孩就用玩具橡膠蛇把馮浩嚇哭了。那個小孩父母不僅不道歉制止教育小孩,反而說小孩子不懂事,活潑愛鬧是正常現象,還說馮浩太膽小,太文靜了。

    這把馮浩氣的。按照正常套路,不是應該對方父母道歉,教育小孩,然后馮浩父親說小孩子活潑好動是正常現象,然后謙虛的說馮浩膽小嗎?怎么對方家長把自己父親的話說完了?

    馮浩就這樣,心中壓著一股氣。等席間,朋友拿出他的蛇泡酒,跟馮浩父親炫耀時候,馮浩想出個鬼點子。然后趁著眾人不注意,拿著那個玩具蛇跟罐子里的蛇換了過來。將泡酒的蛇裝進口袋帶了回來。

    “那蛇可是有酒味啊,你就不怕別人聞出來?”

    “我換蛇之前,先纏著父親要嘗嘗酒,父親肯定不讓了,爭奪間,我將酒杯里的酒打翻在自己衣服上了。這樣本來我就是一身酒味。”

    “嘶——,你想的真周到啊。”戚斌暄不禁佩服起他的歪點子了:“那你不怕以后他們發現嗎?”

    “以后發現了也是很久以后了。到時候他們看見玩具假蛇,首先想到的肯定也是他們兒子換的嗎。正好教訓下他,這小子太費氣了,受點教訓也好。”

    這時候,戚斌暄想到了網上一些教訓熊孩子的段子。

    比方說有的親戚家的孩子在自己家中玩鬧,將可樂倒在了鋼琴上,大人不認錯,不賠償,反而維護著說小孩不懂事,作為大人不要跟小孩子計較。遇到這種情況呢,不要生氣,可以慣著這個小孩,夸他有想法。直到后來那個小孩將可樂倒在了商場的鋼琴上……

    還有個說的是,有朋友的小孩將自己的畫作弄得一團糟,大人維護,好吧,夸獎小孩子有藝術細胞,好好培養絕對會是一個藝術家。之后,哎,這個小孩就陷入了培訓班的海洋。

    也有個段子,鄰家小孩特別費氣,不留神放門外的東西馬上他就給你搞壞,車子被他劃過好幾次,手上拿什么東西他看到都要搶。告訴他父母,他父母只是笑笑說:“小孩嗎,都這樣,不懂事,都這么皮,再說打罵孩子不是我們的教育方法!”之后,看他在玩泡泡,沒泡泡水了,就告訴他:“用你媽媽的化妝品全放水里一起調好,就是這個泡泡水。”之后,就能夠聽見孩子的哭聲了。

    還有總結經驗的,小孩子串門太吵鬧了,那就該這么說:“哎喲,今天作業寫完了嗎?暑假上輔導課沒有啊?期末開始多少分呀?要不要我幫你,輔導一下你寫作業啊?在學校有沒有喜歡的小女生啊?”切記,一定要當著熊孩子父母的面說,說完熊孩子就安安靜靜不吱聲了。也可以說,你的孩子學習好認真,然后送一套各科的習題集,讓他在學習的海洋中遨游。

    當時看到這些的時候,戚斌暄還會會心一笑,但是誰知道還碰見了現實版的。這個更狠,讓對方父母去喝假蛇泡的酒。到時候估計那個熊孩子會被狠揍一頓吧。

    戚斌暄隱隱感覺有一絲不妥,問馮絲雨:“他這么調皮,你們都不管管嗎?”

    馮絲雨攤攤手,說道:“他干的調皮事情多了去了,打一頓當時改了,沒幾天屁股不疼了照樣犯。而且這事吧,我感覺對方也有錯。再說了太老實的人,總是吃虧,他這蔫壞的脾氣我感覺還行。”

    得,他們自己不管,戚斌暄這個外人更不用管了。

    接著,就開始辦正事了,那就是“抓鬼”。

    戚斌暄和馮絲雨蹲在衛生間,等了一會兒,聽見啪啪的響聲,馮絲雨叫道:“就是這聲音。”

    戚斌暄制止道:“光聽你叫喚了,我哪聽得到聲音。”

    于是兩人又等了十幾分,等聲音又傳出來,戚斌暄說道:“好像是天花板里的聲音,不會是老鼠吧?”

    “不知道啊。那該怎么辦?”

    戚斌暄找來一個高腳凳,一個強力洗盤,將天花板吊頂吸下來一塊,然后拿著個手燈照著天花板內部。看了幾遍,沒找到什么發音源。

    不過戚斌暄沒放棄,就這樣站在高腳凳上等下次聲響。在響聲再次響起的時候,他終于確定,聲音是從樓上下水管的一截U型管中傳出來的。

    戚斌暄說:“確定了,聲音是這截下水管發出了,只要擰開這個檢查口看看就知道是什么了。”

    馮絲雨催促道:“那你打開看看啊。”

    “那可不行啊,我要打開期間,樓上沖廁所馬桶怎么辦?”

    馮絲雨想了想那屎尿齊噴的場面,也笑了,說道:“那我們先去樓上說下,讓他們先別用水。”

    等兩人打過招呼后,戚斌暄擰開檢查口,然后就“啊——”的一聲,嚇得馮絲雨跳出衛生間。

    戚斌暄哈哈大笑,說道:“還沒看呢,跑啥?”

    之后,戚斌暄拿手燈照著,看見里面是一個泥鰍,似乎掛在了下水管內壁一處凸起處。戚斌暄拿個老虎鉗子夾出來,期間泥鰍亂撲騰,還濺了他一身臟水。

    馮絲雨問:“怎么會有泥鰍啊?”

    “估計是樓上的通下水管用的。”

    擰好蓋子,安上天花板,他倆又去通知樓上可以用水了,并告訴他們是泥鰍惹得禍。對方也連連道歉,并表示以后不會用泥鰍通下水道了。

    戚斌暄鄭重地將泥鰍還給樓上鄰居。鄰居接著泥鰍后,疑惑地問道:“你把它扔了不就行了,還給我干嘛,能有啥用?”

    戚斌暄一本正經的說道:“畢竟是你的東西,我自作主張的扔了不合適。至于有啥用?你可以燉湯啊,泥鰍燉湯可是大補啊!”

    鄰居看著手上還沾著屎尿的泥鰍,想象下拿它燉湯的場面,拿起勺子往嘴里面送,還一副享受美味模樣的場景,頓時感覺一陣反胃,轉身跑到衛生間干嘔去了。

    戚斌暄攤攤手,表示自己也不是故意的。馮絲雨笑著拉著戚斌暄的衣服下樓了。她可不會去拉戚斌暄的手,那手剛拿過泥鰍。

    解決了洗手間的響聲問題,馮絲雨表示午餐請戚斌暄吃飯。中午,戚斌暄和馮絲雨、馮浩三人在飯店吃飯。

    馮絲雨在吃飯時候也不忘了看手機,右手拿著筷子吃飯,左手不停地撥弄著手機。

    戚斌暄勸道:“吃飯時候就歇會兒吧,別老看手機了。專家都說了,吃飯玩手機影響消化。”

    “專家說的話能有幾句聽的啊。我再看看娛樂八卦,一會兒就關了。”

    戚斌暄看看勸說無果,只好作罷。

    正在吃的時候,馮浩指著菜盤子中一樣東西,一臉嫌棄地樣子。戚斌暄順著手指方向看去,看見是一條菜青蟲。

    戚斌暄用筷子夾起來,遞到了馮絲雨面前。馮絲雨正在認真地刷著手機,看見戚斌暄筷子夾過來,上面還有東西,以為是要給自己喂飯,一伸脖子,張嘴把那吃了,感覺軟軟的,粘粘的,味道有點怪。

    馮浩全程看完了這一切,撇撇嘴,問馮絲雨道:“姐姐,蟲子好吃嗎?”

    馮絲雨轉過頭,雙眼無焦距地盯著馮浩,似乎還沒有從看手機狀態中切換出來,迷迷糊糊地問:“你說啥?”

    “蟲子啊,味道怎樣?你不是剛吃了嗎?”

    馮絲雨頓時感覺一陣反胃,沖著旁邊的紙簍干嘔了半天,然后轉過頭,怒視著戚斌暄,剛準備開口,戚斌暄惡人先告狀,先假裝怒氣沖沖地對馮絲雨吼道:“你這敗家娘們,本來這頓可以免單的,都被你吃了。”

    最終,戚斌暄還是被敲詐了一瓶香水才了事。

    “上次不是給你買了一瓶嗎?這么快就用完了?你這樣用,讓我想到了一個笑話。”

    “什么笑話?”

    “說是兩個人在那里討論,為什么有的女人身上有體香。另一個人說,可能是化妝品用的過多,味道腌制到體內了吧。”

    馮絲雨向戚斌暄翻了一個大白眼,說道:“我才沒有用那么快,上次那瓶香水我就沒用。”

    “那你怎么還讓我給你再買瓶?那瓶味道不喜歡嗎?”

    “不是。上次你買給我后,我拿那瓶香水回家,跟媽媽炫耀。然后爸爸來了,問媽媽喜歡嗎。我媽媽說喜歡,然后爸爸就把香水遞給了媽媽,還說了句你喜歡就好。就這樣我就再沒機會用過那香水了。”

    聽完馮絲雨的話,戚斌暄不知道該怎么接,和馮絲雨大眼瞪小眼,相顧無言,此時無聲勝有聲。
新書推薦: 世間悲惡2孤兒愿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