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七十八章 簽單是第一要務

正文卷 第七十八章 簽單是第一要務

    秦壽聽了吃了一驚,雖然現在他感覺自己公司干的也不錯,過得挺充實的,可是畢竟心底還有一股對古惑仔生活的憧憬,可是戚斌暄一番話打破了他的一絲念想。不過過后,他又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問道:“那夏姐是怎么回事?這次我們隨著捕快去巡尉司的時候,正好碰見了夏姐,也正是她囑咐捕快們關照下我們,這次事件才能夠快速妥善處理。要不然我估計事情沒這么好了結。”

    戚斌暄一聽也感覺好笑,問道:“你都在巡尉司碰見夏霹靂了,還不知道她的身份嗎?”

    “身份?你不是說他是你老大的女人嘛?”

    戚斌暄想了下,估計是什么地方有誤會,問道:“捕快在巡尉司是怎么稱呼夏姐的?”

    “沒怎么稱呼啊,就是夏姐看見我了,問我來這兒干嘛。我將事情經過一講,當然我對夏姐沒有隱瞞,悄悄地跟她全講了。夏姐聽了哈哈大笑,然后對捕快說‘這是我的小弟,事情沒多大,你們多關照下。’捕快應答‘好的,夏姐。’就這樣啊。”

    “那她那天穿什么衣服?”

    “白襯衣,牛仔褲,黑色運動鞋。”

    “怪不得,其實夏姐是巡尉司的指導員。”

    秦壽倒吸一口冷氣,驚訝地問道:“打入捕快內部的高級社團成員?大哥女人這么有本事?”

    “瞎說什么呢。夏姐是我當兵時候中隊長的女朋友。也是軍人,轉業后分配到巡尉司的。”

    秦壽聽了有點悵然若失,神情有點沮喪。

    洛紅衣看這情形,詢問怎么回事,戚斌暄給她解釋了一番,說道:“估計是偶像破滅了,心情沉重吧。”

    “偶像終會破滅,逗比才是英雄。”洛紅衣一本正經的說了句至理名言。

    戚斌暄聽了勸道:“以后少看論壇。”心想,要是魯玉回來,看見自家那么有俠氣的未婚妻,被養成了一個二哈少女,不知道該怎么想。

    秦壽似乎從沮喪中恢復過來,又端了杯酒說道:“戚大哥,不管怎么說,我能開創這個公司,走上正軌,還是多虧了您,謝謝您。”說著秦壽一飲而盡。

    三人又喝了一陣,秦壽跟他們講述了自己受影視作品的影響,向往那些古惑仔江湖義氣、叱咤風云的豪情,結果下定決心效仿之時,成了保安公司經理的歷程,唏噓不已。

    洛紅衣笑罵道:“多大的人了,沒點判斷力嗎。那電影電視劇中的東西能相信嗎?電視里還說我們武林人士闖江湖,永遠衣著光鮮,從來面目清潔,根本不用考慮吃喝拉撒,結果呢,你看我,要不是在戚哥這里當店小二,吃飯睡覺都是問題。”

    秦壽疑惑地問道:“大姐也是受影視作品影響,立志成為大俠的武林人士嗎?”

    “哈哈哈哈。”戚斌暄聽了樂不可支,笑道:“她跟你可不一樣,她可是如假包換的武林人士,功夫那是家族一脈相傳的。”

    秦壽一聽,抱拳行禮,說道:“失敬失敬,沒想到現在還能見到真正的武林人士。”

    戚斌暄說道:“是啊,世界這么大,很多事情都是咱們想不到的。”

    三人又喝了一陣,眼看已經快十二點了,秦壽告辭離去。戚斌暄交代洛紅衣關好門窗,同秦壽一同出了茶社。

    兩人出門沒走幾步,就被十幾個大漢圍了起來。

    其中一人帶頭的對秦壽獰笑道:“秦壽是吧,你可是把俺老板整的夠嗆。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呢,這兩天查了下你的老底,原來你真的只是個保安公司的老板。沒那么大的本事,就別攬那么大的活。今天俺們教教你怎么做人。”

    秦壽一看來人,很多都是熟人,看來是那個金店的保安,不禁哭喪著臉對戚斌暄說道:“戚大哥,今天連累你了。”

    戚斌暄看了下來人,輕蔑一笑,說道:“就這些個,要是我腿沒受傷前,一個人都能對付了。”

    秦壽聽了一喜,問道:“雖然現在你腿受傷了,但是加上我呢?”

    戚斌暄瞄了眼秦壽,淡淡地說道:“雖然我腿受傷了,但是打四五個還是沒問題的,加上你嗎,打三四個應該也沒問題。”

    圍著的人聽了一樂,打趣秦壽:“合著你就是個累贅啊。”

    眾人也不廢話,轉眼間就開打起來。正當眾人打的不可開交的時候,只聽一聲暴喝:“賊人安敢如此?”

    眾人循聲望去,只見茶社二樓窗戶玻璃打開,然后一位身著白色練功衫的女子跳了下來,身輕如燕,落地后順勢一蹲,一個前翻卸了力道,之后闖入人群,照著金店保安就是一拳。

    秦壽邊擋著保安們的拳腳,邊觀察來人,見是店小二洛紅衣,看了會兒她的身手,不禁對旁邊同樣疲于招架的秦壽說道:“戚大哥,洛紅衣的身手真不錯啊。”

    戚斌暄說道:“是啊,如果單憑身手,跟我有的一拼。”

    秦壽看著如入無人之境的洛紅衣,再看看疲于招架的自己二人,不禁嘆道:“戚大哥,您真會吹。”

    戚斌暄心說,我咋就吹了,沒受傷前大小也是個特種兵王牌,兵王啊,身手真的不錯。

    領頭的保安見形勢對自己越來越不利,說道:“弟兄們,抄家伙。”

    于是保安們從腰間、口袋中拿出甩棍、保安棍,準備讓他們吃點苦頭。

    秦壽見此,不禁叫道:“看來今天不能善了了。”

    就在這時,傳來一陣鐘聲,原來已經十二點了,遠處的鐘樓開始敲鐘報時了。

    聽見鐘聲,在場眾人先是一愣,打架動作一頓,不約而同地說了句:“原來是鐘聲。”然后動作繼續。

    鐘聲過后不到十秒,由遠及近傳來一陣轟隆聲。保安隊長罵道:“又弄的什么幺蛾子,打個架都不利索。”

    只見道路盡頭緩緩過來一個巨大的陰影,到了近前才停住。保安隊長一看,竟然是個坦克。

    眾人不約而同又停了下來。這時候,坦克上面蓋子打開,一個人影浮現,叫道:“戚老板,你買的坦克運來了。趕緊來簽收啊。”

    戚斌暄聽出聲音是閆長義,叫了句:“你稍等啊。”然后轉頭對保安隊長說:“我先去收下快遞,一會兒再接著打行不?”

    保安隊長一聽,打架都不專心,那怎么能行啊,于是一揮手喊道:“快點打,早點撂倒他們早點完事。”

    保安們趕緊加快速度,棍子什么的揮舞的更賣力了。戚斌暄一遍躲閃著,一遍喊道:“那閆經理啊,你看我現在有點忙,你得稍等會兒。”

    閆長義一聽急了,吼道:“那怎么能行啊。打架什么的往后放放,簽收時間緊迫。”

    “這你不能跟我說啊,你得讓他們先停下。”

    閆長義聽了,叫道:“那邊的老弟,給個面子稍停下。等戚老板簽收后接著打,耽誤不了幾分鐘的。”

    保安老板心想,你讓停就停啊,你有面子了,那我的面子往哪擱,于是吼道:“簽個毛,你面子值幾毛錢。”

    閆長義一聽也不樂意了,吼道:“我的面子值幾毛錢?好,我就讓你知道我面子值幾毛。不就是打架嗎,誰怕誰啊,兄弟們,上!”

    說完,從坦克后面跟著的幾輛越野車上下來一群身穿白襯衫、黑西裝的大漢,跑上前去,一人一個將保安們撂倒。有的沒分上對手,還感覺頗為遺憾,對著一邊已經被同伴打的奄奄一息的保安說道:“要不勞駕您再起來,咱們再打一次?”

    閆長義跳下坦克,手里拿個平板電腦,跑到戚斌暄跟前,急切的說道:“戚老板,沒時間解釋了,趕緊簽字接收坦克。”

    戚斌暄被現實場面搞的云里霧里的,聽閆長義挺著急的,沒想那么多,隨手簽上名字。之后才問:“簽的啥啊?這么急嗎?”

    閆長義見戚斌暄簽過字了,趕緊拿過平板操作了幾下,操作完畢后看了下手表,之后才松了一口氣,跟戚斌暄解釋道:“剛才那個是合同、備案、牌照什么的,買賣坦克很不容易的。黃老板費了好大勁才給你辦好。”

    說著將合同又給戚斌暄細細查看。

    于是街上出現了詭異的一幕。在夜色背景下,街道中央停著一輛坦克,一群西裝大漢正在暴揍著一群保安,一個白衣女子和一個鼻青臉腫的年輕人在路邊背手觀戰,還有兩人正在拿著平板電腦細細看著合同,別說,還真有點超現實主義風格。

    看完合同,沒啥問題。閆長義問道:“戚老板,這是個什么情況?”

    戚斌暄看了下現在狀況,不禁感慨:“這個說來話長啊,今天多謝兄弟們了。要不咱們找個地攤夜市,一起喝兩杯,邊吃邊聊?”

    “行啊,反正兄弟們明天沒事。那這些人怎么辦?”閆長義指著地上被打的保安們問道。

    保安隊長知道這是決定他們“待遇”的時刻了,趕緊喊道:“秦老弟,咱們也是老相識了。我們也是拿老板工資的,走個過場。你看我們一開始都沒下狠手,要不咱們就這么算了吧。我保證以后我們這些人絕對不會再找你們麻煩了。”

    秦壽聽了,感覺也是那么回事,一開始他們也沒有用武器,后來也只是叫囂著趕緊撂倒,確實沒下死手,于是上前跟戚斌暄說道:“要不這件事情就這么算了吧。”
新書推薦: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仙尊重生回歸都市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