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日記本的正確用法

正文卷 第六十四章 日記本的正確用法

    戚斌暄心說那只好如此了。簽過收到條后,正好馮絲雨也下班了,戚斌暄介紹馮絲雨和皇帝三人認識,看看表正好快晌午了,于是戚斌暄盛情邀請三人一起吃個中午飯。

    皇帝推辭,可是戚斌暄說難得自己有個粉絲,非常高興,怎么能不請個客慶祝一下啊。皇帝推辭不過,于是三人就留下來和戚斌暄、馮絲雨還有玩耍回來的馮浩一起吃飯。

    在吃飯過程中,戚斌暄夸獎馮浩學習有進步,周日,也就是第二天要帶著馮浩去“打獵”。馮浩那是非常高興,飯都不好好吃了,直問第二天要帶啥。戚斌暄說也不用準備啥,帶上彈弓彈丸就行,自己再拿個吹針、弓箭、匕首和甩棍,足夠用了。

    皇帝好奇地問道:“現在還有打獵的地方?”

    戚斌暄笑道:“只是自己游戲玩鬧的地方,不算真正的打獵,要是黃老板有興趣,明天也來玩下?”

    皇帝剛想拒絕,可是皇后馬上表現出一副很感興趣的樣子,說道:“好啊好啊,我還沒怎么看過打獵呢,既然戚老板不嫌我們叨擾,明天我們就一起去吧。好不好啊老公?”

    皇帝沒想到皇后竟然對打獵也這么感興趣,不過想到自己也是很久沒陪她一起去玩了,那就給自己也放個假,陪陪她吧。于是點頭同意。

    皇后見皇帝同意了也是很高興,對自己剛才的表現心里點了個贊,時刻增加和皇帝的同處機會,這就是宮斗的取勝之道。

    吃過飯后,送走了皇帝三人,馮浩又去找同學玩去了。回茶社的路上,馮絲雨問戚斌暄怎么突然想帶馮浩去打獵了。

    戚斌暄想了想,感覺不經意間看了馮浩的日記也不算個大事,跟馮思雨說也沒什么,于是將自己看了馮浩夸獎自己的日記,還有他想打獵的小小愿望說了一遍。

    戚斌暄剛說完,就看見馮思雨笑的捂著肚子彎下了腰,不禁問道:“有這么好笑嗎?”

    馮絲雨好不容易忍住笑,說道:“我給你講講馮浩寫日記的故事吧。”

    學校老師讓寫日記的時候,馮浩就讓父母給他買了一個帶鎖的筆記本,每天寫完日記,都小心翼翼地鎖好日記本,規規整整的放在抽屜里,然后將鑰匙藏好。

    可是一次偶然的機會,馮浩發現父母竟然偷偷拿著把鑰匙打開了自己的日記本在那里偷看,還時不時地發出一陣輕笑。原來父母一下子買了兩個帶鎖的日記本,這樣他們也有了一把鑰匙。

    于是作為熊孩子的馮浩對于人心的險惡又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之后沒幾天,馮浩對父母說,老師讓換一個不帶鎖的日記本,方便批改作業。于是父母又給他買了一個包裝精致的日記本。

    馮浩寫完日記后,依舊是規矩地放在抽屜里,還特意囑咐父母和姐姐不許偷看。

    馮絲雨說到這里補充道:“我之前笑他怎么那么傻,告訴爸媽把日記本放哪了,不等于讓他們偷看嗎?可是當時馮浩只是笑笑,啥也沒說。可是通過之后發生的事情,我才知道自己真是單純啊,連個小學生也比不過。”

    馮浩之后每天都會寫日記,日記里沒有秘密也沒有心情,有的只是對父母深沉的愛。

    星期一馮浩寫的是:“今天早上,看見媽媽早早起床給我做飯,我覺得她一天好辛苦。我一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不讓她白白辛苦。”

    星期二寫的是:“今天下大雨,爸爸來接我放學,我坐在電車后面,雨點把雨衣打的很響,看著爸爸寬大的脊背,我覺得他好高大。”

    星期三寫的是:“今天媽媽做了我最喜歡吃的炒肉片,我吃了很多飯。媽媽做的菜為什么這么好吃呢?可能是因為她很愛我們和這個家吧。”

    星期四寫的是:“今天我把文具盒弄丟了,怕爸媽罵我,我不知道該怎么辦。但我不是故意丟掉,就是放在那里就不見了。好希望明天它能回來啊。”

    馮絲雨說到這里又吐槽道:“如此這般,沒多長時間,父母看馮浩的眼神都變了。以前看他就是一個調皮搗蛋的小鬼,之后那就是一個掌上明珠,套句老話就是含在嘴了怕化了,捧在手里怕碎了。看我的眼神呢,那意思就是,你作為姐姐,比弟弟大那么多歲,怎么還沒有弟弟懂事?”

    戚斌暄聽了哈哈大笑:“是啊,咱們宋國不擅長表達情感。家長與孩子之間也經常缺乏溝通。你爸爸媽媽能夠從馮浩日記中掌握馮浩的思想動態,也是挺好的。”

    馮絲雨接著講馮浩日記的故事。馮浩知道自己父母偷看了他的日記,但是不說破,孩子與父母雙方保持著珍貴的默契,任憑愛意在彼此間靜靜流淌。

    自那以后,馮浩再沒有挨過父母的批評。但凡要什么玩具,不用再苦苦哀求,默默寫到日記本上,過幾天再隨口提一句,第二天就能如愿以償。如果下午決定干一件錯事,中午在日記本里夸父母一通,干完錯事回來,不僅不會挨罵,還可享受他們的親切慰問和誠摯關懷。

    那一段日子,日記本成了馮浩的愿望本,要什么,不要什么,拿起筆一寫就能實現。由于要愛出花樣,夸出風格,那半年,馮浩拍馬屁和夸人的能力以及文筆都獲得了質的飛躍。

    最后這場戲因為馮浩父母已經付不起愛的代價而演不下去了。這也怪馮浩太貪婪,想要的東西越來越多,越來越貴。后期,馮浩父母打開一次日記本就要為之付出幾十塊甚至幾百塊的代價。

    馮絲雨笑道:“我甚至能想象后期爸媽在馮浩出門后,偷偷拿起他的日記本,既想看馮浩怎么夸他們、愛他們,又怕看到他有什么愿望要實現時內心深處的掙扎。”

    戚斌暄應道:“是啊,兩難的抉擇。”

    馮絲雨接著說道:“后來,那個日記本寫完了,爸媽又給馮浩買了一個。但我爸特意騰出個抽屜,幫他裝上鎖,讓他把日記本裝到抽屜里。馮浩說不用。爸爸說,還是鎖起來比較好。馮浩說,真不用。爸爸說,當老爸求你,你還是鎖起來吧。當時的場面,很搞笑,哈哈哈!”

    戚斌暄似乎能夠想象的到那個滑稽的場面,笑道:“是啊,不過話說回來,這么簡單地伎倆,你爸媽還能上當。”

    馮絲雨奇怪地望著戚斌暄:“你還好意思說他們?”

    “怎么了?”

    “你不是也是看了馮浩的日記,才要帶他去打獵的嗎?”

    “我——”戚斌暄這才想起來,原來不知不覺自己也中了圈套,不過仍強自答道:“我當然知道他的小心思,只是想獎勵他一下而已。”

    對此,馮絲雨只能報以“呵呵”的微笑。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男子漢。

    皇帝三人在回去的路上,皇后看皇帝在那里翻手機,一言不發,怯怯的問道:“皇帝,你是不是不高興?”

    “沒有啊。我為啥要不高興?”皇帝還在那里翻看手機,頭也不抬地回道。

    “你不對我自作主張地要去參加打獵生氣嗎?”

    “不會啊,難得遇見個你感興趣的事情,陪你去看看也不錯啊。如果好玩的話,咱們也可以在皇宮給你弄個小的獵場,平時你也可以玩玩。”皇帝說著話,手上還不停地翻弄著手機。

    皇后聽了也很高興,這可是皇帝重視自己的證明啊。不過看來自己今后要多培養一個興趣了。

    皇后看皇帝還在翻手機,問道:“你在看啥呢?”

    皇帝這才抬頭,看了看皇后解釋道:“吃飯的時候,我給侍從發了個信息,讓他們查下戚斌暄的資料。這不他們發來了,我剛看了下。別說,這人還是很有能力的,竟然是龍牙的人。”

    皇后聽了也是略微驚訝:“龍牙?就是前幾屆軍中大比冠軍的那個?聽說那些人有些武器很有趣。”

    “對,就是那個。”

    “可惜他怎么退役了,要是在軍中發展前景很不錯的。”

    “跟他的腿傷有關。不過,我發現個有趣的事情。根據侍從的信息,有個不是官方的消息,戚斌暄是因為處理一次劫機事件受的傷,而這次處理劫機事件的軍功卻被戰友搶了。你猜這次搶他軍功的是誰?”

    皇后說道:“既然能夠搶軍功,那肯定背景不小,應該是某個高官或者將軍的子嗣吧,而且龍牙竟然沒有抗議,應該是他們內部的人員。”

    皇上頓時對皇后刮目相看:“你分析的不錯啊。正如你所說,搶軍功的就是龍牙的人,正是他們中隊的老大樂正龍。你猜猜他是誰的子嗣?”

    皇后驚訝道:“莫非他爹姓樂?”

    “噗——”正在開車的保鏢閆長義忍不住笑出聲來。

    皇后看到,問道:“很可笑嗎?”

    “不是,我只是沒忍住。”閆長義戰戰兢兢地回答。

    皇帝對皇后擺擺手,說道:“你別嚇唬他了。咱們難得出來一趟,弄那么嚴肅干嘛。”然后皇帝對著閆長義說道:“你感覺皇后說了句廢話,兒子姓樂,父親肯定也姓樂,是吧。”

    “不敢。”閆長義趕忙答道。

    “我問你,咱們軍中姓樂的將軍都有誰啊?”

    姓樂的本來就少,是將軍的,閆長義腦子中立刻浮現出一個人影,驚訝地說道:“難道是樂將軍?”

    “哈哈。”皇后也笑了,說道:“皇帝問你姓樂的將軍都有誰,你倒好,說難道是樂將軍。哈哈,難道你要說姓樂的將軍是王將軍、李將軍不成?”
新書推薦: 世間悲惡2孤兒愿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