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六十一章 委屈詹富皇后了

正文卷 第六十一章 委屈詹富皇后了

    這引起了周圍亞特蘭蒂斯人的一陣輕聲哄笑,但是周圍的評書藝術家卻滿眼淚花,他們經歷了太多的人情事故,歲月滄桑,曾經輝煌過,也經過榮耀過后的落魄,最是渴望重新得到自我的實現。所以,種種巧合,艾比利公主的國士之禮,觸動了他們最柔軟的心弦。

    這時候,又走上前來幾個中年評書藝人,一起攙扶著趙毅,跟艾比利公主告罪離去。雇傭兵團的人也趕忙張羅著幫忙。

    詹富在旁邊已經臉色鐵青,這幫文人墨客,就是不讓人省心。早上都說了必須注意別露餡,還是捅了婁子。看了看旁邊佇立沉思的艾比利公主,心想她不會看出點什么吧。

    在回行宮的路上,艾比利公主對詹富說到:“詹富,我想跟你說說這些評書級參謀的事情。”

    詹富心中嘆了口氣,該來的總是躲不過,還是來了,于是嘆道:“其實這不能怪他們,是我……”

    “我能看的出來,他們在自己國家工作挺不順心的。”

    “是的,要不然也不會被我請過來。”

    “是啊,真正的被重視的人才,怎么會來我們這朝不保夕之地呢?”

    “你放心,我會再請一些真正的參謀的。”

    艾比利公主似乎沒聽清詹富的話語,低頭沉思良久,說道:“你說,我們能不能永遠地留下他們?”

    詹富聽到這話大吃一驚,叫道:“艾比利,雖然他們偶有失儀,但罪不至死吧?”

    艾比利公主也愣了下,笑道:“你想到哪去了?我怎么會因為醉酒失態的小事殺人呢,尤其還是援助我國的參謀。評書級參謀啊!之前我不懂你的意思,經過下午的會議,我才理解了你的良苦用心。謀士才是真正能夠幫助我們謀事的人。下午會議時候我還感慨宋國真的是人杰地靈,評書級參謀都如此了得,那國寶級參謀該當如何呢?我也有些擔心,這些人才,宋國肯定會要回去的,到時候我們該怎么辦?難道還回之前真刀實槍硬拼的老路嗎?”

    詹富笑道:“你這擔心有點多余了。”

    “不,用你的話講,我這是未雨綢繆。今天宴會上,趙老醉酒失態的一幕,卻讓我有所觸動。說不定,我們真能把他們爭取過來。你們宋國人才太多了,競爭很是激烈,我能夠想象的到他們也很不如意。‘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報之!君以草芥待我,我當以仇寇報之!’”

    詹富臉現驚訝之情:“你竟然知道這句話?”

    艾比利臉上現出俏皮的神色,詹富來幫他之后,艾比利心情輕松了不少,笑容也多了。“是啊,自從趙毅說了那句‘君以國士待我,我當以國士報之!’的話之后,我就上網查了。貴國的文化真是精煉。短短三十多個字,飽含深意。我也從中看到了留下這些人才的希望。所謂寧為雞口不為牛后,我以國士待之,應該能夠對他們有所觸動吧?”

    詹富苦著臉說道:“艾比利,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然而這句話在艾比利公主耳中,自動過濾為“事情沒有你想的那么簡單。”

    艾比利公主自己給自己打氣:“我知道事情沒有那么容易辦到。但是,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現在我們的境況已經比前幾個月好了太多,不是嗎?飯一口一口地吃,事一件一件地辦。總會有辦法的。”

    詹富急道:“不是,我是說,他們沒有你想的那么有真才實學。”

    艾比利公主生氣的說道:“詹富,即使你想勸我打消這個念頭,可是也不能這么貶低那些評書級參謀吧。三分天下,何等的霸氣;合縱連橫,如此的豪邁;奇正之計,無往而不利。他們中任何一計,都對我平亂大有裨益,是真正智絕天下之輩,你怎么能夠說他們沒有真才實學呢?”

    是啊,那些計謀確實出自智絕天下之輩之手,但是“評書級參謀”,只是計謀的搬運工啊。得,現在沒法說了,以后等大局穩定下來再解釋吧。

    于是詹富嘆了口氣,說道:“哎!現在跟你沒法交流了。好吧,我盡力而為。不過留下他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還要考慮很多事情。”

    詹富想的是,還要詢問他們的意見,家人的遷移等等,總不能強迫吧?艾比利想的卻是,這得經過宋國的首肯,甚至要在利益方面做些讓步,畢竟是宋國的戰略性人才。誤會,有時候就是這么妙不可言。

    艾比利公主說完就要回宮休息,畢竟宴會上跟眾參謀敬酒等,也喝了不少,有些疲乏。詹富忙拉住艾比利的手,說道:“等等,還有正事沒有說完呢。開會時候,他們提的意見有一條我感覺很正確。所謂‘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打鐵還需自身硬,我們要加快國家自身的發展建設。打仗就是打錢糧,后勤不能短缺了。”

    “這個我也知道,可是我國剛經歷巨變,民生蕭條,并且國內人民已經加班加點工作了,我們也不知道該怎么加快發展。”

    詹富笑道:“我有一個想法,就是不知道公主殿下能不能采納。”說著詹富在艾比利公主耳邊耳語一番。

    艾比利公主驚喜地說:“這是好事啊,你趕緊執行啊。”

    詹富笑道:“你可真天真,你就不怕我奪取你的皇位?”

    艾比利嘆道:“現在亞特蘭蒂斯分崩離析,皇室凋零,只剩下我在這里主持大局。就算你奪去了皇位,不是還得咱們的孩子繼承嗎?照樣是皇室血脈,有什么區別?”

    詹富也是笑了,輕撫艾比利的秀發說道:“我會好好輔佐你的。”

    艾比利突然說道:“將來繼承皇位的孩子得姓艾。”

    “嘶——”詹富倒吸一口涼氣,說道:“這個我得跟家父商量下。”

    “不行,這沒得商量。大不了……”艾比利說到這里,聲音已經細不可聞:“我將來給你再多生幾個。”

    詹富聽到這兒,一陣驚喜,大聲問道:“你說啥?我沒聽清。”

    “討厭,不理你了。”艾比利羞得滿臉通紅,轉身欲走。

    詹富爸爸正在家中,邊擺弄著手中的文件,邊給妻子發著牢騷:“哎,果然兒子還是多養幾個好,一個不爭氣了還有其他人可以依靠。”

    詹富媽媽聽到這里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一定又是詹富的事情,畢竟自從詹富從軍營擅自出走之后,詹富爸爸給他收尾已經費了好一番心思了,于是問道:“詹富又出什么事了嗎?”

    “還能有什么,又是要錢。他手底下的公司,流動資金都被抽光了,這又打股份的主意。中層們有意見,不敢跟他說,就給我打小報告了,說要是這樣下去,公司遲早完蛋。真不知道他在干嗎。老老實實當兵,然后繼承我的家業不行?非得當什么雇傭兵頭頭。你想當也行,倒是自給自足啊,老是吃老本算怎么回事?……”

    說著,詹富爸爸氣憤地把文件摔在桌上。詹富媽媽在旁邊勸道:“別生氣嘛,不就是錢的事嗎,你還在乎這個?他手底下的公司本來就是你準備留給他的,敗光了就當練手了。大不了招他回來,不讓他經商,給他一筆閑錢當個富家翁不就得了。”

    “招他回來他也得聽話啊,跟頭倔驢似得,好不容易送到軍中鍛煉,有點起色,竟然為了個女人跑到外國去了。要是他現在在我跟前,我一個巴掌就扇過去了……”

    這時,詹富爸爸的手機響了,他一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頓時眉開眼笑,連忙按開接聽鍵,說道:“小富啊,你現在不忙了?怎么有空跟我打電話了?……”

    說到這,詹富爸爸看見詹富媽媽那戲謔的眼神,想到剛才自己的“豪言壯語”,趕緊搬起臉孔,裝腔作勢的說道:“我跟你說,你花錢要注意分寸,一些小錢可以隨便支配,但是股份——”

    還沒等詹富爸爸說完,就被電話中的聲音打斷,然后他就拿著電話佇立在那里認真地聽著,時而眉頭緊鎖,時而喜笑顏開,詹富媽媽都以為他要發神經了。

    電話打了半個小時,電話那頭將電話掛了,詹富爸爸還拿著電話,在那里盯著屏幕上的名字默然無語。

    然后,詹富爸爸感嘆了句:“果然兒子還是要多養幾個,說不定哪個就有大出息了。”

    詹富媽媽奇怪地問道:“今天你有點反常啊,詹富給你說了啥?不會幾句迷魂湯下去,你又批給他一大批錢吧?”

    “是啊,我是要批給他錢了,而且還不少,估計占我們家族資產的八成。”詹富爸爸感嘆道。

    詹富媽媽急了,道:“你瘋了吧,詹富說了啥,你不能這么孤注一擲啊。你不是一直說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嗎?”

    詹富爸爸不理會這話語,自顧自地說道:“我們詹家五代經商,經過很多波折起伏,才取得了現在的成就。但是我們深知道僅憑財力,就如無根浮萍,時刻有著傾覆的危險。我們家族時刻想著往政界發展,但是天不遂人愿,只是謀得一些小職務。”

    詹富爸爸說到這,嘆了口氣,然后準備走到沙發那坐下,誰知道站的時間太長了,腿已經麻了,只好兩腿直直地走路,一步一步往沙發處挪步。詹富媽媽趕忙上前攙扶。

    等詹富爸爸坐下,擺了個舒服的姿勢,然后對詹富媽媽接著說道:“財富越多,越遭人忌憚,我們現在已經是危若累卵。如果沒有大的機緣,我都想自銷權柄,散一部分家財了。為什么我對詹富明面上這么寵愛,這么聽之任之,因為這也算是一個煙霧彈,讓外人認為我們管理者大不如前,認為我們的危險等級能夠小一點。另外,與其我捐獻或者散去一部分家財,還不如讓我兒子將這部分敗光算了。”

    詹富媽媽嘴上附和,心中卻想,還不是因為詹富吃喝嫖賭五毒俱全,像極了年輕時候的你,另外還會拍你馬屁,所以你才對他有所偏愛。

    “本來詹富不愿意經商,我也就任他折騰,反正我家大業大,不怕他揮霍,就當是一步閑棋,萬一之后有用呢?結果,誰知道,這個過江的小卒,竟然成了車了。哈哈哈。”

    詹富媽媽聽的云里霧里的,問道:“你說的云霧繚繞的,到底說的啥啊?”

    詹富爸爸自己傻樂一陣,然后說道:“詹富因為一個女子跑到了國外,還成立了雇傭兵團。但是誰知道,這個女子竟然是亞特蘭蒂斯的公主。雖然他們還在內戰,但是巨大的危機也是最大的機遇。詹富準備讓我們對他們國家進行投資,接管國家經濟命脈產業,幫助其增強綜合國力。”

    “亞特蘭蒂斯就這么放心讓你去?就不怕你搞破壞?你也這么放心他們,不怕他們統一后不認賬?”

    詹富爸爸解釋道:“那個國家已經分崩離析,現在正是勢弱之時,正需要外來幫助。而且詹富正在追求艾比利公主,還領著一幫雇傭軍幫他們打仗,正處于蜜月期,不出意外就是駙馬了,所以對我們還是很信任的。都成了一家人,怎么還會有那么多猜忌。并且亞特蘭蒂斯皇室已經沒什么人了,艾比利公主之后要繼承大統成為女皇,這樣我們更不用擔心什么了。哈哈,我今后就要成為國舅爺了,沒想到家族從政的愿望,竟然就這樣實現了。”

    詹富媽媽問道:“你準備大舉投資亞特蘭蒂斯,那是不是你要親自去坐鎮?”

    “對啊,家族實力的八成,我不去坐鎮不放心。”

    “那國內事情誰主持?”

    詹富爸爸想了想,說道:“可以讓老大主持,老五、老六、老十三配合。老大守成有余,開拓不足,不會犯致命錯誤;老五機靈,可以多出出主意;老六善于攻堅,可以處理一些難題;老十三善于交際,可以在達官顯貴之間周旋。有這幾個兒子,再加上中層管理配合,不會出太大的問題。”

    詹富爸爸說到這,忽然想到了什么,嘆了口氣,說道:“哎,可惜有一點點遺憾。”

    詹富媽媽問道:“什么遺憾?”

    詹富爸爸一本正經地回道:“等艾比利公主登基成為亞特蘭蒂斯的女皇,詹富就成了‘皇后’,這個稱呼似乎有點對不住詹富。不過為了家族發展,為了‘國舅爺’這個稱號,詹富就委屈點吧!”

    之后,參謀團開始正常運作。戰略、后勤、諜報、滲透、外交等等都要參謀團拿出一些參考方案出來,評書藝人們還有相聲演員、小混混這一陣子過得很是充實。

    當然,詹富過得也很充實。因為所有的方案都需要詹富過目,判斷可行性,選擇最優解。畢竟參謀團的成員還以為這些是游戲呢,所以考慮方案都是玩鬧性質,天馬行空,不考慮后果。可是他不行啊,他得為這些方案負責,所以一條條、一頁頁都得仔細推敲選擇,防止出現意外。

    當然成效很明顯,因為間諜的暗中攛掇分化和亞特蘭蒂斯的拉攏及明里暗里說明表態,表明自己只是跟亞八國家矛盾突出、愿意與其它七國和平相處的立場,八國開始和平相處。

    同時,八國根據地域遠近,國家勢力大小及關系狀況,分為了三個聯盟。亞一亞二兩個勢力較大國家一個聯盟,亞三亞四亞五三個國家一個聯盟,亞六亞七和就近的亞特蘭蒂斯王國一個聯盟,初步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于是該區域開始進入了表面和平穩定的高速發展階段。

    亞特蘭蒂斯王國開始了“高筑墻、廣積糧、緩稱王”的戰略發展。
新書推薦: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仙尊重生回歸都市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