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評書參謀招募記事(三)

正文卷 第五十五章 評書參謀招募記事(三)

    某相聲劇場結束后,后臺,入云鵬好不容易擺脫粉絲的糾纏,卻被兩個五大三粗的大漢擋住了去路。

    “咦,您二位也是咱的粉絲嗎?你們是要簽名呢還是合照呢?”

    “都不是,我們是要你這個人。”

    “啊,這可不行,咱可是正經的相聲演員。”

    兩個大漢被嗆得有點咳嗽,之前幾位評書藝術家說話可不是這味啊。要不是詹老大點名要這位,他們都想轉身就走了。

    “是這樣的,我們是亞特蘭蒂斯皇家護衛隊的,這是我們的證件。我們這次來是想……”

    等二人將亞特蘭蒂斯皇室邀請評書藝術家去表演的說辭及薪資待遇又說了一遍后,入云鵬賤笑著說道:“那你們可找錯人了。咱是說相聲的,你們找說評書的來錯地方了。”

    兩人面面相覷,難道真是搞錯了?其中一人弱弱地問道:“那個,你是不是說過評書《三十六計》?”

    “是啊,這你們也聽過啊,這是新品啊,才播出一個月多吧。”

    “那你還說你不是評書藝人?”

    “那是咱副職,主營的還是相聲。”

    “那沒事,只要您說過評書《三十六計》,咱請的就沒錯。”

    “可你們為什么請我啊,我師父比我名氣大多了啊。你們為什么不請我師父呢?”

    “你師父是評書藝人?”

    “多新鮮啊,我是相聲演員,我師父肯定也是相聲藝術家了。”

    倆人已經對入云鵬無語了:“那他說過評書嗎?”

    “當然,很多呢,有《濟公傳》、《劉羅鍋》、《北游記》,很多呢。”

    “偶,那我們就請你了。”

    “嘶——”入云鵬倒吸了一口涼氣:“你們這決定做的,有點不符合邏輯啊。”

    兩人心說,我們這叫不符合邏輯,那你的話簡直就是跳躍性極大了,都成波浪線了。

    入云鵬對二人說道:“這么大的事情我現在不能給你們答復,我得跟我師父商量一下,你們跟我來吧?”

    “恩,這是應有之禮。”兩人點頭應道,大事跟師傅商量一下,尊師重道,這是應有的禮儀,也是相聲演員的必修課,看來這個入云鵬還是很不錯的。

    兩人跟在入云鵬身后,見入云鵬到了一個小房間,進門后夸張地抱住一個敦厚中年男子,蹦蹦跳跳地對他說道:“師父,剛才有兩個亞特蘭蒂斯王國的人來請我去說相聲啊,只請了我啊。沒請您呢,我還專門問了,真的沒請您啊。你看現在徒弟的名氣都到國外去了,您咋還在國內轉悠呢。”

    兩男子一腦門黑線,去你的尊師重道。

    敦厚男子扒拉著入云鵬的胳膊:“唉唉,趕緊松手,勒的難受。你這是準備勒死我好繼承我這劇場嗎?”

    “那哪成啊,你要不寫遺囑指明給我,劇場不還是你兒子的嗎?這買賣不成,太虧本了。”

    兩人見這說話情形,要是打斷,估計說正事得等到天亮了。于是說道:“那個師傅您好。”

    敦厚男子轉頭看見來人,還未開口說話,先樂了:“這就是請你的粉絲啊?哈哈,哈哈哈。”

    “是啊,跟師傅您的沒法比,愛聽您相聲的都是中老年婦女。”

    兩人解釋道:“這個,我們請入云鵬先生不是去說相聲的,是去說評書的。”

    敦厚男子問入云鵬:“你說過評書嗎?”

    “咋沒有,《三十六計》啊。上個月剛說的啊。”

    “偶,我都忘了,是上個月教你的。”敦厚男子摸了摸腦門,但是臉上卻無絲毫歉意,似乎忘記徒弟的學習進度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果然有大師風范,畢竟大師是很忙的,些許小事不足入腦。敦厚男子想了想又問道:“那你去還是不去啊,你是怎么考慮的呢?”

    “我考慮吧,我學藝時間尚淺,技藝未精,況且他們連師父您都沒請,我……”

    “還是你知道心疼師父啊。那好吧,既然你有這份孝心,那就別……”

    “我肯定得去啊。”入云鵬打斷說道:“你看他們連師父您都沒請啊,這不是說明他們眼光高嗎。機會多難得啊,好不容易我有個比師父強的地方,怎么能拒絕啊。是吧師父,師父,師父……”

    只見敦厚男子捂著心口,指著入云鵬氣急敗壞地說道:“藥,藥……”

    入云鵬疑惑地問道:“切克鬧?”

    “速效救心丸!”敦厚男子中氣十足地吼道。兩個大漢聽這中氣十足的聲音,估計師父一時半會兒不會有啥事。

    等入云鵬喂師父喝了點水后,師父說道:“既然你想好了,我也不攔你,你到了那里好好干,不要墮了師父的名頭。”

    “師父,人家都不請你啊,你的名頭有啥好墮的?”

    “哼,那是他們有眼不識泰山,總之,你要好好表現,不要讓他們小瞧了咱們相聲演員。”

    “師父,我是去說評書的。”

    “啊對,沒錯,別讓他們小瞧了咱們相聲演員,相聲演員也是能說好評書的!對了,你啥時候走?”

    “越快越好。”兩個大漢趕忙接話,生怕晚了一秒,這倆不著調的又開始海闊天空地放飛自我了。

    師父說道:“那你就趕緊回家收拾下,跟他們去吧。”

    “不行。”入云鵬拒絕道。

    “咋了?”師父問道。

    “出國表演啊。我得發下朋友圈,跟熟人挨個打個電話。還有我經常去的那個茶社,他們上次不是給我出主意改貫口嗎。我得給他們說下我要出國了,不能讓他們因為給我出過主意就小瞧了我。”

    兩個大漢急道:“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吧。”

    師父替徒弟做出決定:“你先去收拾東西,然后去下茶社,之后趕緊走。電話朋友圈啥的路上折騰。就是到了那個亞,亞……”

    “亞特蘭蒂斯王國。”

    “啊對,到了亞斯迪蘭特也能打。”

    兩人感覺無語,照著重復也能把國家名字說錯。

    “師父,國外電話很貴的。”

    敦厚男子轉頭對兩大漢說道:“電話費報銷吧?”

    “報,肯定得報!”兩人心里嘀咕,這要是不報,還不知道啥時候能走呢。

    于是就有了之前的一幕,入云鵬來到創客茶社找戚斌暄:“戚老板啊,恭喜你啊,我要出國了!”

    宋國某處小村莊,詹富手下那個小雇傭兵頭目站在一處破舊的院落門口,四下張望了下,見沒人跟蹤,朝著大門有規律地拍門,五短二長,拍了三遍。這時候,門開了,一個猥瑣的小瘦子探出頭來,左右看了看,見沒其他人,拉著小頭目進了院子。

    小瘦子一進門就拉著小頭目的手說道:“哥,你總算來了。”

    小頭目說道:“周大膽,最近怎么樣?”

    “還能咋樣?擔驚受怕的,連買東西都不敢去,就讓信得過的朋友有空捎一些過來。哥,你錢帶來了嗎?”

    “帶來了,三十萬。”

    “啊?那不夠啊,人家要一百萬。”

    “哼,總不能他們要多少就是多少。仙人跳,哼,咱是不想在國內招惹是非,按我的脾氣,在國外直接把他老窩端了。三十萬是按照江湖規矩,算是給他面子了。不過周大膽,你以后可要長點記性,歪路不要碰,還是走正道為好。”

    “是是,我也就是太相信朋友了,聽信了那朋友的謊話,也想著撈一筆快錢。最開始的時候確實贏了點,但是贏了不讓走,再玩會兒,直接輸光了。一次就輸了三十萬啊。我當時就發現不對勁了,可是利滾利才多長時間,都一百萬了。我這不是實在沒法才找到表哥你的嗎?”

    “行,這事我給你擺平。之后就照著電話說的,跟我出來混吧。”

    “行,家里還有弟弟罩著,我就跟著哥干了,賺的錢都寄回家,彌補下我之前沒盡到的孝心。這些日子,讓家里擔驚受怕的,門都被堵了好幾回了。”

    “哼,算你還有點良心。趕緊收拾一下,臉洗凈,胡子刮了,穿件得體的衣服,別輸了陣仗。”

    在去地下賭場的路上,周大膽問道:“哥,就咱兩個去?是不是有點冒險?”

    小頭目不屑地說道:“就這小場面,算個毛。在國外咱哪場仗不是殺個幾十號人的,要不然能得到詹老大的賞識,當個頭目?咱干的都是刀頭舔血的活計。這種小場面來的人多了,不是讓他們小瞧了咱?”

    “可是來人少了我怕鎮不住場面啊。”

    “放心,一切有我。”

    周大膽看著小頭目臉上的傷疤,配合著他猙獰的笑容,感到一陣惶恐。事情能夠順利解決嗎?不會鬧大吧。轉念又一想,只有兩個人不會陷進去吧。

    到了地下賭場,看門的一見周大膽來了,跑進去吆喝幾聲,一干大漢就跑了出來,一個個坦胸露乳膘肥體壯。其中一個看著像帶頭的說道:“周大膽,你終于敢回來了。”

    周大膽一看那人就忍不住向往后退,小頭目一伸手,按住周大膽的后腰,止住他后退的腳步,輕輕哼了一聲,周大膽這才鎮靜下來。

    小頭目對著來人,瞇起一只眼,歪著頭說道:“你就是這的管事的?”

    帶頭大漢問道:“你又是誰?”

    “我是他哥,今天我就是來將他跟你們的賬目結清的。”

    大漢臉上帶著一絲喜色,自己的賭場也很久沒宰肥羊了,周大膽的賬目結清,能夠有一大筆進項,于是說道:“是嗎?那再好不過了。債務兩清,咱們就還都是朋友。”

    周大膽拉開隨身背包的拉鏈,讓對方看了看包中的一摞摞鈔票,然后說道:“周大膽的借據呢?”

    大漢一揮手,手下拿出兩張紙來,一張是三十萬的欠條,一張是七十萬的利息。小頭目讓周大膽拿過來確認后,將裝錢的包扔給了賭場的人。

    賭場的人欣喜地打開包查看,不大會兒,叫道:“老大,數目不對,只有三十萬。”
新書推薦: 世間悲惡2孤兒愿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