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五十二章 關于貫口這件事

正文卷 第五十二章 關于貫口這件事

    這天,客人很少,戚斌暄招呼過客人后,拿出手機坐在柜臺那里放相聲聽。

    這時,一個板寸頭微胖的客人說道:“老板,別放了,聽著心煩。”

    戚斌暄聽后關了手機,問道:“這相聲挺可樂的啊,你怎么不喜歡聽呢?”

    客人嘟著嘴,說了句:“這相聲是我說的。”

    戚斌暄聽后略微吃驚,拱拱手說道:“久仰久仰,原來你就是孫大哥啊。”

    客人聽到這,更顯郁悶了,說道:“不是,我是入云鵬。”

    “嘶——”認錯了人,這下輪到戚斌暄尷尬了,連忙道歉:“抱歉啊,經常聽你們倆的相聲,但是沒怎么看視頻,不知道你的長相認錯了。”

    “沒事,咱也就是個小人物,不認識咱很正常。”入云鵬自嘲地笑道。

    “你太過謙了。”戚斌暄沒話找話:“你不想聽自己說的相聲,是不是因為感覺是自己在工作啊?我聽說有的歌手在KTV唱歌,都不唱自己的歌曲的,感覺自己在加班。”

    “嗯,你的這個笑話我今后可以加到我的相聲中去。”入云鵬說了一個冷笑話,然后解釋道:“我感覺煩,是因為我被一個外行恥笑了。雖然咱在臺上經常為了笑料自嘲,可是被一個小屁孩而且還是個外行嘲笑,心里總會不好受的。”

    “誰啊?怎么嘲笑你了?”

    “是一個名牌大學生,他說相聲貫口太老套了,都是《文章會》《八扇屏》《滿漢全席》《地理圖》《開粥廠》那些老段子了。而他作為新一代的大學生就不一樣了,他的貫口就是氫氦鋰鈹硼、碳氮氧氟氖,鈉鎂鋁硅磷,硫氯氬鉀鈣。然后他背了一遍元素周期表。咱不就是學歷低點嗎,用得著諷刺咱嗎?”

    “嗯,請問你的學歷是啥?”

    “咋了,你也想諷刺咱嗎?”

    “沒啥,好奇隨便問問。”

    “學歷有啥重要的。咱學歷不行,不照樣能講出好的相聲嗎?不照樣能逗樂觀眾嗎?學歷又不代表能力。”

    “對,你說的很有道理。既然你明白這些道理,你有啥煩心的?”

    “這不是老師說咱都被諷刺貫口老套了,要做出反擊嗎,就給我布置任務,研究新的貫口了。”入云鵬說道。

    “你的老師說的很對啊。”

    “可咱不會啊。這不還沒想到新貫口嗎?”

    “咦?編新的貫口很難嗎?”戚斌暄無知者無畏。

    “怎么不難?”入云鵬見有人質疑自己的專業,說道:“別的不說,咱就說《地理圖》。我跟你說說啊。走清河,沙河,昌平縣,南口,青龍橋,康莊子,懷來,沙城,保安,XHY區,辛莊子,宣化府,沙嶺子,榆林,張家口,柴溝堡,西灣,天鎮,YG縣,聚樂堡,周氏莊,大同……”

    入云鵬說了大概三四分鐘,終于說完,引來了周圍茶客的一陣掌聲。入云鵬站起來向四周一抱拳,說了句:“承讓承讓。”之后坐下來,問道:“怎么樣?一千三百來字,你說難不難?”

    戚斌暄說道:“反正沒聽懂,就聽你說的挺快的。好了,咱就說這地理圖吧。我感覺吧,你可以將咱們國家的省份編一個貫口。”

    “那才多少字啊?”

    “字不再多,順口而且寓教于樂嗎。”

    “你這是要我跟地理老師搶飯碗嗎?”

    “別說那么多,你就說這個主意行不行?”

    “行吧,算一個方案,我編個糊弄下老爺子,看看過得去不。反正我感覺懸,字數太少了。”

    “嘿,嫌少,有多的啊,全球二百三十三個國家呢。你全部編了不就多了?”

    “合著你是真準備把地理老師整失業了啊。還有沒有點別的創意了?”

    “有啊,你看咱們大宋國,部門這么多,很多人一輩子都沒接觸完,而且也不知道都有啥,咱就編個部門的貫口。你看,可以這么說。三省六部有門下省、中書省、尚書省、戶部、禮部、兵部、刑部、工部等等。這個怎么樣?”

    “你不怕被河蟹了啊?”入云鵬氣到:“合著不是你在臺上說,你不嫌事大啊?”

    戚斌暄想想,道歉道:“嗯,你說的有道理,是我考慮不周。對了,我又想到個,現在電影很多粗制濫造的,咱就把那些不好的電影,制成一個貫口,調侃他們一下,怎么樣?這主意棒不棒?”

    “啊呸,你這是讓我跟整個娛樂圈為敵啊?我還混不混了我?”

    “好了好了,那咱再換個,再換個。”戚斌暄趕緊安撫入云鵬,也感覺這主意欠考慮:“對了,我想到了,都說人們只記得第一名,比方說第一高峰是喜馬拉雅山,第二第三就記不住了,咱就把山峰排序弄一個貫口。甚至可以再編個河流排序的貫口。你看怎么樣?”

    “合著你還是跟地理老師杠上了?”

    這時候其他茶客也坐不住了,紛紛出主意。

    “你看這不是快奧運會了嗎?很多人都不知道奧運會都有哪些項目,你看將奧運會項目編一個貫口怎樣?”

    旁邊另一個茶客點頭稱是:“對啊,這主意不錯,切合時代主旋律。我也有一個,這不每年都高考嗎,很多考生家長都不知道該選哪些學校,那就將高校編一個貫口,便于學生選擇怎樣?”

    “這也是個點子,我看還可以將專業也編一個貫口。這樣便于有個大概的了解。”

    “其實我看剛才的電影貫口也不錯,爛片不能編,公認的口碑不錯的好片編成貫口總不至于得罪人吧?”

    “還有我坐地鐵總是記不住站名,編個地鐵站站名的貫口吧,也讓我加深印象。而且聽眾也感覺親切。”

    ……

    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別說,真有一些好用的點子。入云鵬怕腦子記不住,忘了,趕忙說:“老板,借個紙、筆來。”

    戚斌暄從柜臺抽屜里拿出一張百元大鈔遞給入云鵬。

    入云鵬盯著嶄新的紅票子,半天反應不過來:“你這是給我的小費嗎,我也沒在你這兒表演呢?我要的是紙、筆,紙和筆,記茶客們的點子的。不是紙幣!”

    “偶,明白了。”戚斌暄恍然大悟:“我還以為你沒帶夠錢,江湖救急借點打車錢呢。我這就給你拿紙、筆去。”

    “咦?江湖救急?那你能多救點嗎?”入云鵬腆著臉問道。

    兩周后,創客茶社中,戚斌暄在大電視上放著入云鵬的相聲。

    “好,現在我說一個新貫口。紫羅蘭培訓學校是一個輔導學生考證的機構,它幫助學生考取的證件有教師資格證、注冊會計證、銀行從業證、藥師資格證……”

    下邊茶客紛紛議論:“入云鵬是有新貫口了啊這是,跟前幾天的又不一樣了。”

    “對啊,上次那個大學專業劃分的貫口還是我的點子呢。”

    “那個奧運會貫口是我想的。”

    ……

    這時,一個板寸頭微胖的小伙子推門而入。

    “呦,入云鵬來了啊?”眾茶客紛紛打招呼。入云鵬也和大家一一問好。

    入云鵬來到柜臺前,跟戚斌暄說道:“上次在你這里得到的那些點子,我師父聽了感覺很好,這不播出以后反響很好啊。連商家都找我來做廣告了,一個培訓機構,讓我做一個考取證件的貫口,代言費很貴的啊,呵呵呵。”

    “看出來了。”戚斌暄指了指電視。

    “呦呵,播出來了啊。對了,為了表示我的謝意,我專程買了一個很貴的普洱茶餅給你送來。”說著入云鵬從包里拿出一個茶餅來。

    給茶社送禮送茶餅,你這小子是諷刺我茶社只賣鐵觀音嗎?

    想到這,戚斌暄氣憤地吼道:“入云鵬,你小子是來砸場子的嗎?”

    之后,入云鵬經常來創客茶社小坐,美其名曰采風,尋求靈感以便再創新作。他也不時地帶些朋友來此喝茶,將這個另類的茶社在他的朋友圈中推廣。

    “戚老板,生意興隆啊。告訴你個好消息,我師父要教我評書了。”

    “你師傅教你評書對我來說是啥好消息?”戚斌暄跟入云鵬交往多了,說話也隨便,經常開些不大不小的損友玩笑。

    “咋不是好消息了?你看,我說評書,是不是名氣就越來越大?咱名氣大了,再屈尊來你這里喝茶,不是帶動你的檔次也上去了嗎?怎么不算個好消息?”

    戚斌暄無語,盯著入云鵬臉上看著。

    入云鵬被看的也是莫名其妙,摸摸臉問道:“我臉上有臟東西嗎?”

    “不是,我是看你臉似乎又大了一圈。”

    “是嘛,你是說我又富態了?算命的就說我是富貴命。”

    “不是,我是說你的臉皮似乎又厚了一點。”

    過了一段時間,入云鵬拿著一套光碟進來,一進門就嚷嚷道:“戚老板,生意興隆啊。我送你一件禮物。”

    “啥啊?可別又是茶餅啊。”

    “怎么會呢。雖說你這兒茶葉品種少吧——”

    “嗯?”戚斌暄面色不善。

    “但是味道還不錯。”入云鵬見戚斌暄佯裝怒色的表情緩和下來,說道:“這是我新錄制的評書《三十六計》,市場上還沒上市,我先給你送來了。第一版啊,還有咱的親筆簽名。怎么樣?這禮物夠重了吧。你把帶簽名的光盤殼放在顯眼的位置上,評書循環播放,想想啊,大明星都來你這里喝茶,一定能夠起到宣傳作用。”

    “得了吧,咱這茶社雖小,可也接待過很多明星了。你看看這兒。”戚斌暄指著一面墻上的一拍照片,說道:“你看看,白娘子、綺夢、不知火舞、雅典娜等十幾個明星都來咱這喝過茶。咱缺你一個明星宣傳嗎?”

    “呵呵,不知火舞、雅典娜是什么情況啊?”入云鵬笑呵呵地揭短:“我也跟那些姐姐們確認了,人家說根本就沒來你這里喝過茶。”

    “嘿,你是說我說假話了?你仔細看看照片,我有PS嗎?而且我這兒也有錄像,你不是看過了嗎?”

    “是啊,所以我很納悶啊。”入云鵬也犯起了嘀咕:“剛開始的時候我一直以為是她們有了好去處,不帶我玩呢,結果一水的說沒來過,我才信了。”

    戚斌暄心說,我可能告訴你這些都是咱家店小二變臉假扮的嗎?

    又過了一段時間,入云鵬來找戚斌暄:“戚老板啊,恭喜你啊,我要出國了。”

    對于入云鵬的這類恭喜,戚斌暄已經免疫了:“怎么好端端的要出國了?”

    “這不外國的一個皇室喜歡聽咱的評書,要包場聽咱講。所以咱就要出國了。”

    “咦?哪國皇室這么重口味?”

    “哈哈,咱不跟你一般見識,就當你是贊美了。那可是亞特蘭蒂斯的公主和一干將軍,聽了咱的《三十六計》評書后那是驚為天人,一定要咱去那里做客,聽咱現場演講。亞特蘭蒂斯啊,西方古國啊。”

    “我聽說那里現在在打仗啊?”

    “打仗怕啥,外國哪里不打仗了?再說打仗能打到皇宮嗎?咱就是到那里說個評書,轉個彎就回來了。人家可說了,報銷來回機票,包食宿,一月三十萬,不滿一個月按一個月算。超過一天也按一月算。我琢磨著是不是能講三十一天。賺他六十萬。”

    “一月也有三十一天的。”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那咱就講三十二天,穩妥些好。戚老板,你等著吧,一個月過后,咱就是海歸了。墻外開花墻內紅,到時候有咱給你做廣告,你就等著生意大火吧。”
新書推薦: 世間悲惡2孤兒愿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