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五十章 克里特島的飯店

正文卷 第五十章 克里特島的飯店

    詹富坐在歐洲克里特島邊界的一個飯店中,無聊地看著手機時間。

    突然,詹富問旁邊的一個助手說道:“你確定艾比利將軍要在這條路上通過嗎?”

    那個助手說:“詹老大,你今天都問了八遍了。這是肯定的,現在亞特蘭迪斯王國已經只剩下這個半島了。艾比利將軍想要反攻統一亞特蘭迪斯王國。必須先打風沙口,要打風沙口,必須從這條必經之路經過,而這個飯店就是這條必經之路上唯一的飯店。他們肯定要在這里路過的。”

    詹富說:“那好吧,我們就再等兩天。要是還是等不到的話,你們就去打探一下情報。”

    “好的,詹老大。”那個助手應答。

    詹富聽了詹老大這個稱呼,感覺有點陌生。他之前一直被人稱作詹老二,因為他是龍牙中隊的老二。沒法兒,誰讓他們那個時候是按年齡排序的。當時。那個戚斌暄戚老五,總是喊他詹老二。那時他很不樂意,要不是打不過戚斌暄,他直接就揍了老五一頓了。好歹咱也是堂堂的首富之子,老是被人詹老二詹老二的叫,是不是諷刺咱是富二代呀。可是這么長時間聽不到詹老二的稱呼,似乎還有點想念。自己這是不是有受虐傾向啊。話說自己偷偷逃離龍牙中隊已經有大半年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么樣了。

    詹老二想著想著,陷入了沉思。想起龍牙中隊訓練時候的某一天。

    當時龍牙中隊正在訓練,領導帶著一個國外的女將軍來參觀學習。那個女將軍還挺年輕漂亮的。

    傍晚自己訓練完回去宿舍的路上,被那女將軍堵住了。女將軍說要跟自己討教一下。

    那怎么能行呢?好男不跟女斗,雖然從軍前自己只是個花花公子,可是現在自己怎么說也是一個特種兵王牌了。怎么好意思跟一個女將軍切磋功夫呢。

    所以詹富就跟女將軍解釋:“我只是龍牙中隊里面排名末尾的存在,將軍要是想討教功夫,還是去跟其他七個人討教吧。”

    女將軍說:“我已經找過那七個人了,可是他們一致說,你的功夫才是最棒的,對你是心服口服,甘拜下風。所以我才來找你,難道你要推脫?”

    詹富心中暗罵一聲,好家伙,自己又被當做了替罪羊推出來了。

    女將軍見詹富還在猶豫,二話不說,一個犀利的直沖拳向詹富打來。詹富趕忙招架應對。女將軍打斗之時,動作招招致命,幸好詹富功夫高她一籌,要不然還真應付不過來。

    一番打斗之后,詹富通過鎖手功夫,將女將軍的雙手雙腳鎖住。女將軍看著詹富,嫣然一笑,嘴唇湊到其脖子處,輕輕地吻了一下,然后說:“現在你可以放開我了。”

    詹富被吻過之后心猿意馬,松開了女將軍。女將軍自我介紹說道:“我叫艾比利,亞特蘭蒂斯王國的公主,同時也是現在唯一的一名女將軍。因為我國現在遭受分裂,陷入危機,所以來貴國尋找強軍征戰之法。可是在與貴國接觸之后才發現,貴國空有強大的軍事裝備、軍事素質,卻沒有一顆強軍之心。”

    詹富聽到這里不樂意了:“我們怎么就沒有一顆強軍之心了?”

    女將軍笑笑解釋道:“也許我說的有點唐突,你們可能不太認同,可是事實確實如此。不可否認,貴國建國以后到現在,你們的軍事素質、軍事裝備、兵員都得到了極大的強化。可是因為你們和平了太久,缺乏危機感。你們沒有那種時時處在生死之間的那種危機意識。”

    詹富說道:“大話誰都會說,什么叫危機意識?那概念太空泛了。”

    女將軍說道:“你如果不信的話,摸摸自己的脖子。”

    詹富摸摸自己被親吻之處,心中想,難道你剛才吻我的那一下,還能把我吻死不成?

    女將軍撇撇嘴,輕輕一笑,然后張開嘴,先吐出一條紅紅的小舌,之后舌頭一翻從,舌頭根處翻出一個刀片。女將軍說道:“剛才如果不是在那里切磋,而是在生死的戰場之上,你已經死掉了。”

    詹富摸摸脖子氣管被吻之處,心中有一點后怕。剛想反駁說如果真到了戰場上,自己不會手下留情,也會處處留意的。可是又感覺這樣反駁有一點蒼白無力。

    女將軍對詹富說道:“這站是我們來貴國參觀的最后一站。之后,我們就要回國組織復國之戰了。很高興在最后時刻,能夠與你切磋。再見了,新兵!”說過之后,轉身而去,留下一個蕭索的背影。

    詹富伸手輕輕摩挲著自己的脖子,心中感慨,自己都是得過幾次軍中大比獎項的人了,在艾比利將軍心中,竟然還只是個新兵?

    想到自己最后一次在龍牙中集訓過后,在天涯海角集訓場,領導對著眾人的一番講話。“未來特種兵要應對各種各樣的挑戰,其中就可能遇到沒有任何補給的狀況下完成任務的情況。所以這次特訓之后,要求你們在沒有身份證明,沒有任何錢物支援的情況下返回龍牙基地。算是給你們一個實戰模擬。”

    “實戰模擬嗎?”詹富小聲嘀咕道:“再逼真的實戰模擬也是模擬啊。難道我真是新兵?”對此安排,詹富心中有自己的小九九。在普適性的情況下,也要講究個別的特殊性。咱可是富二代,腦袋中記載著三四十個透支卡號,隨時可支取足夠資金應付危機;從小將幾十個電話號碼背的滾瓜爛熟,隨時可以得到人員支持。這個實戰模擬,對自己意義似乎不是那么大。

    詹富估計了一下,自己同伴們在沒有一分錢的情況下,要想全部回到龍牙基地,怎么也得一個月吧。于是他決定利用這一個月時間到亞特蘭蒂斯王國看看,看看征戰的國度,看看那在自己腦中揮之不去的女將軍艾比利。

    詹富在亞特蘭蒂斯王國轉了兩周,看到了戰爭下百姓的艱辛,看到了物資匱乏狀況下人命的脆弱,看到了女將軍艾比利為這個破碎的國家奔走的辛勞。

    于是,詹富做出了個大膽的決定。他要用自己的財力、人脈與所學,幫助那位女將軍艾比利。

    在之后的半年里,詹富收購了一個雇傭兵團隊,再招兵買馬并通過一些任務磨合隊伍,最終集結了一股不大不小的軍事組織。

    看著自己的隊伍,詹富心想現在應該能夠助艾比利將軍一臂之力了吧。

    詹富打聽到最近幾天,艾比利要帶領隊伍征戰那些分裂亞特蘭蒂斯王國而獨立的小國了,于是收購了這個克里特島邊界上的飯店,準備給女將軍一個驚喜。也不知道對于這個驚喜,艾比利是否喜歡呢?

    正當詹富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進來。詹富看了下號碼,那是外面放風的一個小雇傭兵。他接通電話,里面傳來呼喊聲:“他們來了。”

    詹富聽后一喜,說了聲知道了,就趕忙去布置任務。他來到飯店大堂,跟眾人招呼:“客人來了,都打起精神。”

    艾比利將軍帶領著部隊沿著道路前行。參謀跟艾比利將軍介紹:“將軍,前面是一個飯店,是通往叛亂國的這條路上唯一一個飯店。咱們要不要在那里休整一下?”

    “這兵荒馬亂的地方開個飯店,會不會不安全?”

    “據探子報告,這家飯店背后有一些勢力支持,所以才能在這亂世中開下去。不過對于我們大軍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借他們飯店地盤休整一下,正好可以精神飽滿地打仗。”

    “那好吧,你去安排吧。”

    部隊開至飯店,店中出來幾個人迎接。“將軍遠道而來,歡迎之至,請來店中小坐,讓我們略盡地主之誼。”

    艾比利將軍命令軍隊在空地上駐扎修整,帶著親衛隊進入飯店。

    店家已經擺了宴席,邀請將軍一行入座吃飯。

    艾比利將軍坐在桌前,一言不發,也不動桌上飯菜。衛隊分散四周警戒。

    店家見氣氛有點尷尬,為避免冷場,呵呵一笑打招呼:“聽說將軍要去征戰叛亂之地風沙口,小店特邀請一名樂師準備一首歌曲,為大人餞行。預祝將軍旗開得勝。”說著拍拍手,示意手下開始準備。

    這時,大廳舞臺處幕布拉開,露出一架鋼琴和鋼琴椅上坐著的詹富。詹富還專門打扮了一番,油頭粉面、西裝革履。只見詹富對著艾比利將軍露出一個自認為迷人的微笑,之后彈奏著鋼琴,嘴里面唱著歌曲:“狼煙風沙口,還請將軍少飲酒。前方的路不好走,我在家中來等候。可愿柳下走,滿頭楊花共白首。十兩相思二兩酒,我才把愛說出口……”

    艾比利將軍聽到歌聲,不屑的說道:“哼,堂堂七尺男兒,遇到戰事,只會在家中等候嗎?果然你還是個新兵蛋子。”

    詹富聽后一愣,然后手上一用力,掀翻了鋼琴。艾比利將軍的衛隊舉槍對著飯店眾人,艾比利舉手示意沒事,眾人這才放下槍,但還是警覺地盯著四下眾人。

    詹富哈哈一笑,對店中眾人說道:“我說兄弟們,老子就說這花前月下故作浪漫的招式對艾將軍不管用,你們還不信,看,被小覷了吧。”

    說完,詹富跳下舞臺,以一種無比囂張的步伐走到艾比利跟前,雙手扶住她的雙肩,故作豪邁地說道:“艾比利,老子帶著一干兄弟來幫你打仗了!”
新書推薦: 世間悲惡2孤兒愿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