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四十一章 顫音大電影劇本之修訂稿(十一)

正文卷 第四十一章 顫音大電影劇本之修訂稿(十一)

    閑暇時候,牛仔衣少女也偶爾玩兩把游戲。(戚斌暄這時候對沙漠哥說,這地方可以加廣告啊,聽說最近有兩個游戲叫啥吃鴨和亡者農藥的挺火,你可以問問他們,價高者得。沙漠哥不屑地回復,人家那倆游戲不比咱這名氣低,說不定咱還得找他們做廣告呢。)

    皇帝看牛仔衣少女在玩游戲,皇帝問:“我的手機為什么沒有這個游戲呢?”

    牛仔衣少女說道:“你得下載才行。你把手機給我,我給你下,下了之后咱們還能聯機玩。”

    皇帝遞給少女自己的手機,少女看了驚呆了:“老板,你這個手機怎么是直板的啊,還是九個數字按鍵的,這怎么下游戲啊?就是能下,該怎么操作啊。”

    皇帝一聽,氣憤地道:“哼,又被下屬騙了,我要扣他們的工資。他們還說給我買的是最貴的手機,連游戲都打不成。”

    牛仔衣少女忙解釋:“不是,您這個手機確實是最貴的。威圖啊,雖然沒用過也聽說過。不過它不是主打功能的,所以一些軟件、游戲什么的用不了。”

    牛仔衣少女想了想說道:“要不我送您一個手機吧?正好我發工資了,還不少呢。我還很感謝您的幫助,讓我爸爸能夠得到最好的治療。”

    “你客氣啥,那是你的代言費,是你勞動所得。再說既然你是我的員工了,關心下你的家庭狀況,讓你能夠安心代言,也很重要。”

    “不,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沒有你的幫助,我也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歌手。”

    皇帝看著牛仔衣少女,認真地說道:“其實,你還沒有認識到你自己的能力。相信我,你比你想的更強。”

    在牛仔衣少女的堅持下,她帶著皇帝去買了一部大米手機,才兩千多,功能齊全,便宜實惠。(劇本上還特別備注,此處可以加手機廣告。對此,沙漠哥已經無語了,寫個劇本還要備注哪處可以廣告植入。)

    換過電話卡后,牛仔衣少女說要給皇帝下游戲,順便偷偷把自己的宣傳照設成了屏幕背景。牛仔衣少女遞還給皇帝手機時候,不敢跟皇帝眼光對視,嬌羞地低著頭。

    皇帝感覺有點納悶,不過一打開手機看見屏幕就明白了。皇帝那可是久經風浪的人,腦子一轉就已經把兩個人結婚生子的過程想全了,包括宮中的阻礙,自己的堅持,后宮的加害,自己的袒護,好家伙,三四秒想了八十集電視連續劇,連自己和江玉琳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皇帝三四秒都想到了連續劇的結尾了。江玉琳抱著剛出生的孩子,對著圍過來的眾嬪妃黑著臉說道,咦為啥黑著臉,偶原來是敷著海底泥面膜。江玉琳黑著臉,抱著孩子高傲地說道:“自打我進宮以來,就獨得皇上恩寵。這后宮佳麗三千,皇上就偏偏寵我一人,于是我就勸皇上一定要雨——露——均——沾——,可皇上非是不聽啊。皇上啊,就寵我,就寵我,你說叫為奴的情何以堪呀!”

    想著那矯揉造作的語調,皇帝不禁打個激靈,一下子清醒了,心說真嚇人,以后再也不看宋大寶的小品了。

    不過要說之后獨寵江玉琳一人也說得過去,沒法啊,只有她有這個技術,一唱歌皇帝就睡著了。不過三千佳麗也不能不管,難道之后和佳麗在一塊也得帶著江玉琳唱歌?唱歌是事前還是事后呢?事前會不會一半的時候就睡著了?算了,不能再想了,再想就該刪號了。

    江玉琳見皇帝陷入沉思,頓覺尷尬,岔開話題說道:“顧老板,咱聯機打兩局試試?”

    皇帝從臆想狀態恢復,恩了一聲,跟江玉琳一起聯機。兩個人心懷鬼胎,打了半天一把沒贏。

    之后是三十二強比賽,皇帝帶著眾保鏢在貴賓室看比賽。其中有個選手唱了一首《起風了》后,一個評委評論道:“你這個歌曲是不是有點太暴力了?歌詞有什么‘魯班六連……天美死在眼前……赴湯蹈火去揍他一遍。’這樣可不好,會帶壞小孩子的……”

    皇帝拿著手機,聽著評委的話哈哈大笑。

    零零發好奇地問道:“皇帝為何發笑?”

    皇帝指著手機上的字說道:“你看看這首起風了的歌詞,原版的是‘從前初識這世間,萬般流連,看著天邊似在眼前,也甘愿赴湯蹈火去走它一遍’。這評委倒好,生生聽成了‘魯班六連,看著天美死在眼前,也甘愿赴湯蹈火去揍他一遍。’這得跟‘亡者農藥’多大的愁啊,是不是他孩子充錢太多了?”

    零零發抱怨道:“皇帝,你這幾天跟江玉琳玩游戲時間有點長了吧。”(沙漠哥抱怨道,戚哥你這是內定了‘亡者農藥’廣告了吧。戚斌暄道,電影成本高,收點外快分攤下成本嗎,成不成還得看你們怎么談。)

    零零發接著說道:“其實吧,這評委的發言之前就定了,我之前還在后臺聽他跟導演討論這個臺詞呢。這臺詞是評委主動提出的,據說是為了增加舞臺效果,導演聽了贊不絕口呢。”

    皇帝笑道:“這個評委也是個有趣的人呢。”

    零零發說道:“是啊,不過主要還是歌詞太容易引起誤解了。不過這個用勁聽也能聽懂。太二真人周真人的歌詞,那就真的是聽不明白了。還有一個陳歌手的《沒那種命》,唱的是‘她像個天仙,她太美了’,我聽的時候老想,這現在的審美觀這么奇怪嗎?夸獎女孩子美麗都開始用‘她像根天線’了?還有那個‘我不是黃蓉,我不會武功’,我老是聽成‘我不是蝗蟲,我不會蜈蚣’。……”

    零零發說了好幾個容易聽錯的歌詞,引得皇帝開懷大笑。

    接著又有幾個歌曲,其中有個一比較有新意,舊曲新詞,唱了個數學版的《因為愛情》。

    給你一本做過的練習,看看那些錯過的解析。也許有時會忘了,我們證的大題。

    再想不出那樣的證明,看見就會捂著臉躲避,總是會經常忘記,幾何怎么分析。

    因為數學,怎么會有滄桑,所以一切都是頭疼的模樣。

    因為數學,在那個地方,依然還有25個題目,冥思苦想。

    看到這里,沙漠哥說道:“你用這改編的歌曲好嗎,會不會影響口碑。”

    戚斌暄解釋道:“你拍電影的要有新意,就跟你這個顫音視頻一樣,沒電特色誰看呢。”

    “那也不能隨便用改編的歌曲吧?不行我讓他們編首新曲。”

    戚斌暄無奈地說道:“我說的話你怎么就不信呢?這樣吧,我唱一首歌,我唱上句你唱下句,試試?”

    “你這是要鬧哪樣?”

    “試試又不多。來,準備好,我開始唱了。”說著戚斌暄用一種唱戲的音調唱到:“啊——啊——”

    然后戚斌暄眼神示意沙漠哥接上,等戚斌暄一停,沙漠哥就接著唱:“五——環——”

    戚斌暄故作疑惑地問道:“你怎么不唱‘牡丹’呢?”

    “我問什么要唱‘牡丹’?”

    “因為原版是《牡丹之歌》啊。你看一個《煎餅俠》電影,我現在記得的就剩個《五環之歌》了。這就是出彩的地方,現在你還堅持原版歌曲嗎?”

    “哎,總有你的道理,我聽你的。”沙漠哥接著翻看劇本,看了半頁不禁說道:“戚哥,這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句‘經過激烈的角逐,江玉琳殺入決賽’比賽就到了決賽了?三十二進十六,十六進八,進四進二的比賽呢?”

    戚斌暄攤攤手,無奈地說道:“這個我確實不擅長,你們是專業的,比賽的部分自己寫唄,我就不班門弄斧了。”

    沙漠哥笑道:“哈哈,之前見你又是拍電影又是拍廣告的,我還以為你無所不能呢。現在終于像個凡人了。”

    說完沙漠哥接著看劇本。對此,戚斌暄豁達的笑笑不做回答,一些東西吧,學習下還是能學會的。雖然對自己學習能力有自信,但是不能事事都學、事事都干吧,沒那個經歷,總不能吃個面條,從種植、加工到制作都干了吧,那現在社會的分工還有意義嗎?

    決賽那天,江玉琳早早在公交車站等車,準備前往電視臺。這時,她聽見不遠處傳來了呼喊聲。

    電視臺那邊,貴賓包廂中,皇帝問道:“江玉琳還沒消息嗎?”

    零零發回道:“沒有,電話顯示已關機,我已經派人去找了。”

    另一個包廂中,親王顧風寬對世子顧展龍說道:“江玉琳派人劫持了嗎?”

    顧展龍打開一把折扇,學那紈绔子弟扇了扇,一幅成竹在胸的模樣,慢條斯理地說道:“派人去了,但是不是劫持,是攔截。”

    “攔截?”

    “對,要讓她因為正常的意外不能到場,但是不能刻意。畢竟他可是皇帝關注的人。”

    “這有用嗎。萬一……”

    “放心,萬無一失。”

    顧風寬靠著椅背,常常舒了口氣,然后問道:“你也是,干嘛要參加這個勞什子比賽。按你的身份不嫌掉價?”

    顧展龍嫣然一笑,笑容看著很陽光:“我就這點愛好,這點長處,如果不在大眾之下展示,就如富貴不回故鄉,錦衣夜行,誰知道呢?一會兒你可不要打擾我的奪冠夢想才好。”

    顧風寬哈哈大笑,說道:“你助我登頂,我已經許你榮華富貴、高官厚祿,這個小小要求怎么會不答應。”

    演播廳,主持人說道:“下面請歌手江玉琳為大家演唱。江玉琳請上場。”

    等了半分鐘,江玉琳遲遲不上場,主持人接著說道:“江玉琳來了沒有?如若還未到,就要按照棄權處理了。”

    又等了一會兒,江玉琳還未上臺,主持人只好說道:“看來江小姐是有事耽擱了,不過規矩就是規矩,只好按棄權處理了。”
新書推薦: 回檔在2008 女總裁的神仙男友 師傅不要呀 重生創業時代 從綜藝開始當巨星 股掌之間 玫瑰與百合 狂婿臨門 青梅小哥哥拯救計劃 我的導演時代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