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三十五章 顫音大電影劇本之修訂稿(五)

正文卷 第三十五章 顫音大電影劇本之修訂稿(五)

    四人看去,只見十來個女服務員站成一排,左手托著菜盤,右手下垂。隨著《極樂凈土》的音樂響起,右手揮舞,做著華麗的動作,同時配上蝴蝶步等絢麗的舞步,給人一個視覺盛宴。

    服務員跳了大約一分鐘,難得的是托著的菜盤還沒有掉落。

    男保鏢說道:“這個歌曲才播放了個開頭吧。怎么不跳完啊。”

    零零發笑道:“等跳完了菜都涼了。而且這個舞蹈也就是開始的一部分最好看,跳個開頭也就行了。吃個八分飽,意猶未盡,余味無情不是剛剛好嗎。”

    皇帝問道:“他們怎么想起來用這個舞蹈送菜啊。”

    零零發解釋道:“聽說他們老板有次去創客茶社喝茶,聽到了那里老板對這個舞蹈的點評,說這個舞蹈的動作來源于生活中的端盤子的動作,還建議左手不要舞動了,只右手舞動就可以了。老板突發奇想,就將這個創意用到了自己飯店,還別說,真成了這個飯店的一大特色了。”(沙漠哥看到這里滿頭黑線密布,問戚斌暄道:“大哥,您這樣打廣告真的好嗎?”)

    女保鏢問道:“那那些服務員的勞動量不是增加了嗎,她們能愿意嗎?”

    零零發說道:“每月加五百塊錢,她們也很高興啊。”

    男保鏢也附和道:“還真是,沒有啥是五百塊錢解決不了的,要是解決不了,那就再加五百。”

    皇帝盯著男保鏢,說道:“讓你刺殺皇帝,五百能解決不?”

    男保鏢頓時冷汗直流,解釋道:“這怎么敢呢?別說五百,五百萬、五千萬都不敢啊。老板,這都是一個俏皮話,您千萬別當真啊。”

    皇帝說道:“別緊張,我也沒別的意思。我只是想說,做事情是有底線的,有些本來就三觀不正的俏皮話,還是少說為妙。說的多了,自己有了心理暗示,真碰見不能拿錢衡量的決定的時候,也可能就真去拿錢考慮了。”

    男保鏢點頭稱是:“微臣受教了。”

    “好了,咱們是來吃飯的,不用那么拘束。”

    這時候,跳過舞蹈的一個服務員上來了一道菜,這道菜盛放在一個大盤子里,上面蓋了一個不銹鋼蓋子。

    服務員打開菜盤蓋子,一大片蒸汽升騰而起。服務員眼疾手快地拿了一個火鍋火機,就是一個把手,前端有十厘米左右的延長管的火機,在蒸汽上端打著火。只聽呼啦一聲,蒸汽被點著了,火焰從上而下燒到菜肴上,猶如一個沖天火柱。

    蒸汽火焰燃燒兩三秒,之后熄滅,只留下菜肴上還有一些小火苗,燃燒半分多鐘才漸漸不見蹤跡,似乎羞于見人,躲藏進了菜品里。

    “升騰火焰山,請各位品嘗。”服務員甜美的聲音響起,然后微微鞠躬后倒退回去。

    林雅玲驚奇道:“這蒸汽這么神奇嗎?竟然會點著?”

    見皇帝也偷來好奇地目光,零零發趕忙解釋道:“這蒸汽之所以能被點著,應該是這道菜做好以后溫度非常高,乘盤后倒上高度烈酒,然后蓋上蓋子。高度烈酒高溫狀態下,酒精蒸發非常快,混于蒸汽中,又受限于蓋子限制,不能發散,濃度非常高。之后菜品上桌,掀開蓋子,蒸汽一下子出來,酒精蒸汽含量大,就能點著了。”(作者臆測,切勿照此模仿。)

    皇帝笑道:“零零發做菜也會啊,難得。”

    零零發慚愧的道:“品菜小的在行,這做菜嗎,只會一些家常做法,頂多手機搜兩個菜譜照著做。”

    林雅玲問道:“那你怎么知道這菜的做法?問大廚了嗎?”

    零零發轉頭看向林雅玲,解釋道:“之前問過他們,他們不回答啊,這應該是商業機密了。不過吃這道菜的時候,感覺有點酒味。雖然菜表面火焰蒸騰,烈酒應該基本燃燒殆盡,但總不免有些殘留,我味覺又比較靈敏,就品出來了,然后推測個大概。”

    皇帝點點頭,指著男保鏢宇寧朗說道:“既然有酒,那宇寧朗就別吃了。開車不喝酒,就算含量少也注意點。”

    宇寧朗剛去掉筷子上的包裝紙,就等皇帝動過筷子后嘗鮮呢,聽后只好悻悻然將筷子放在碗上,對零零發抱怨道:“你就不能點些不含酒精的菜嗎?你們吃著我看著,這不眼饞我么。”

    零零發拍拍宇寧朗的肩膀,笑道:“這不讓老板看個新鮮嗎。放心,之后那幾道菜沒酒了。下次有機會,我單獨請你來吃這道菜。我開車,讓你一個人吃個夠。”

    宇寧朗沒好氣地說道:“到時候我一個人吃這盤菜,吃飽了剩下的好吃的再歸你?”

    眾人又哈哈大笑,飯桌上嗎,說說笑笑打打鬧鬧圖個樂呵。

    之后上來一道菜是一個圓球狀的東西。男女保鏢看過之后大吃一驚,這個竟然是一個地雷。接著服務員拿起一個打火機點燃了引線。女保鏢趕忙起身護在皇帝身前。男保鏢身手就握住燃燒的引線,一下子就把引線拽了出來,手都燒了一個燎泡。

    隨后男保鏢宇寧朗就要去擒拿住服務員,零零發趕忙制止。他揮揮手示意驚魂未定的服務員離開后,解釋道:“這個不是地雷,只是一個外殼。”說著零零發掰開了地雷的外殼。地雷外殼掰開后像一層花瓣似的展開,隨后見其中放著一盤熱騰騰的燉菜。零零發說道:“你看,這個就是一個創意。”

    男保鏢不滿道:“那你也提前提醒下啊。這么敏感的東西你也點,不怕驚嚇了老板。”

    皇帝擺擺手說道:“不礙事,我一開始還以為是類似蛋糕上的小禮花一類的東西呢,沒反應過來下邊黑乎乎的是個地雷。然后還沒細想呢,你就把引線拔了。”

    過了一會兒,經過一段“極樂凈土”的跳舞過后,又送來了一道菜。看來這個店家上菜的規律是,十來個人跳過舞后,基本上平均起來一桌一道菜。只見上來的這道菜里面是一些金黃色的蟲子樣的東西。

    皇帝看著這道菜,問道:“這個是什么?”

    零零發說道:“老板,這個是‘炸蝗蟲’。蝗蟲富含蛋白質,營養豐富。而且寓意很吉祥,這個菜的菜名叫做‘飛蝗騰達’。”

    皇帝聽了這個菜名感覺一股莫名的煩躁。“飛蝗騰達”,自己已經是皇帝了,再飛黃騰達該做什么了?太上皇?不過一般太上皇都是駕崩了的。皇帝聯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睡不著覺,男保鏢說的‘沒有啥是五百塊錢解決不了的’,感覺似乎是上天在給自己暗示著什么。

    有了心事,皇帝就不想再多說話了,心中思索著什么。其他三人見皇帝默默地吃著飯,也就不多說話了,默默地吃著飯。

    眾人吃過飯后,出了門。在往停靠的車子方向走去的時候,旁邊傳來一聲吆喝:“要不要來一個冰激凌啊?”

    皇帝看了看那顏色亮麗的冰激凌,似乎也有了一點食欲。說道:“拿來一個嘗嘗。”

    店家拿了一個叉子,在一口大鍋中來回翻炒著,之后弄了一小塊遞給皇帝,皇帝剛伸手,他又收了回去。從旁邊拿了一個蛋卷,似乎剛才只記得給冰激淋了,忘了給下邊的蛋卷。皇帝剛要接過來,結果店家叉子一翻,又收了回去。

    零零發和男女保鏢見店家將冰激凌轉來轉去地逗著皇帝,都嚇出一身冷汗,生怕皇帝生氣。

    當店家插了一大團冰激凌,再次遞到皇帝面前的時候,皇帝直接將那個大的鏟子薅了過來,然后咬了一口,贊嘆道:“別說,這個冰激凌挺實惠的,十塊錢這么大一塊。恩,也挺有嚼頭的。不過這么大一塊,吃了對腸胃不太好吧。”

    店員哭笑不得地看著皇帝,零零發趕忙從錢包中掏出三百遞過去,拱拱手,然后拉著皇帝走了。

    皇帝聽了零零發的解釋,恍然大悟:“原來是逗顧客啊,我還以為他那些動作跟調酒一樣,是為了做好吃的冰激淋呢。我怎么說現在物價這么低嗎?別是用了劣質原料了。”

    皇帝看了看手中這么大一塊冰激凌,還有那個插著冰激凌的鋼叉,沮喪地說道:“哎,朕是不是丟人了啊?”

    零零發說道:“那哪能啊,丟人的是哪個店家啊。他們店的特色是逗顧客,結果被顧客逗了,肯定丟人的是他們啊。別說,皇帝還真是身手了得啊,一下子就把最大的搶來了。讓我們來還不一定能搶得到呢。”

    皇帝說道:“那是因為他伸這個的時候離朕最近,我還以為是做好了才拿的。”

    三人頓時無語。有句話怎么說來著,無形裝逼最為致命,皇帝平平淡淡的解釋,這才顯得他身手矯健啊。男保鏢想起一件事,好像皇妃省親那段時間,聽她們閑談之際說過,皇帝小時候也是跟高人學過武藝的,不過似乎現在不怎么修煉了。從剛才皇帝的動作來看,似乎武藝也沒有拉下來。畢竟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眾人回到皇宮。皇帝招來御醫,將今天自己在宮外睡了七八個小時的事情說了一下,問這是怎么回事。
新書推薦: 幕后臺前 神豪從瘋狂折扣店開始 無敵神醫從闖禍開始 不負光陰不負卿 我有一間仙靈寶鋪 無敵狂兵 快穿攻略,來啊撩男神啊! 醉愛成癮:二婚小嬌妻 我的前任是頂流 心中藏之,何日忘之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