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創客茶社 > 正文卷 第八章 黑掛歷史由來已久

正文卷 第八章 黑掛歷史由來已久

    被撞的這個人倒在地上,馬上大呼小叫起來:“哎呀,疼死我了,我的腰斷了,肋骨也斷了好幾根。你們要不賠我個幾十萬咱們沒完。”

    魯玉一看撞著人了,不禁也緊張起來,趕緊調下狗來,看被撞人的傷勢。一看被撞的是一個臟了吧唧的老者,心想這下壞了,被撞出毛病可不好。趕緊問哪里撞壞了,邊問邊摸向老者捂著的地方。

    還沒等魯玉摸著,老者就又叫道:“疼,別摸。你要賠我醫藥費、誤工費。趕緊賠,要不沒完。”

    洛紅衣這時候也趕了過來,變蹲下邊說:“讓我看看。”然后按向老者傷處。老者極力拿手阻止,可是被洛紅衣手一扒拉就扒拉到了一邊。洛紅衣按過老者的幾處傷處后,疑惑地說道:“沒事啊。摸著也沒斷骨,看著感覺連淤血也不會有。老人家,你身體很不錯啊。”

    老人一聽這就急了,叫道:“說啥呢,你們把我撞成這樣,一句沒事就了了?”

    魯玉自知理虧,于是問道:“那你說怎么辦?”

    老人說:“你們得賠錢啊。”

    “錢?”魯玉和洛紅衣疑惑地道:“那是啥東西?”魯家村與世隔絕,都是自給自足,基本沒有啥用到錢的地方,所以也就沒有錢的概念。

    老人從口袋里摸出幾張花花綠綠的票子,說道:“就是這個了。”

    魯玉拿過一張看看:“你說的錢就是紙啊,我們這里也有,你要的我給你拿幾張。不過我們那都是白紙,你這種上面畫畫的可沒有。咦,你這畫夠精細的啊。我們這的人可沒這水平。”

    老人這下郁悶了,連錢都不知道是什么,難道碰到野人了?轉眼老人看見旁邊的狗,說道:“算了,你們沒錢,拿物也行。我看這狗不錯,挺大的。你把這狗給我就行。”

    魯玉看了下自己的狗,笑道:“老人家,你要是想要這個狗,按理說只要你一句話,送你也行。不過,我這個不是真的狗,這是機關狗。我怕你用不了啊。”

    “你糊弄誰啊,這咋看都是條真狗,怎么說是機關狗啊。”老人也不裝了,一骨碌爬起來,走到狗身前去看。這狗也聽話,一動不動的,連臉都不往老人那看,就是尾巴輕輕搖晃。

    老人看了一圈,這狗一身皮毛,怎么看都不像假的。等他看向狗的背部才發現上面有一些把手、按鈕什么的機關。老人把手放在狗背上,使勁按了按,發現很硬,不像狗身上那種柔軟,而且似乎沒有溫度。這才相信了這是一條機關狗。

    老人稱贊道:“你這狗做的挺像的啊。”

    “那是,魯玉的技術可以說是我們村最高的了。老一輩的也就是經驗豐富,要說創意和技術,還得數他最好了。”洛紅衣驕傲地說道。

    魯玉忙擺手說哪里哪里,可臉上還是止不住的笑。看來對自己的手藝還是很自豪的。

    “哎,小朋友,你們這是坐井觀天啊。”老人嘆了口氣說道:“得了,我看你們也不像有錢的樣子。也沒啥東西能夠賠償的了。算我倒霉,白白被撞了下。我走了,不跟你們聊了。”

    “你別走啊。你憑啥說我們坐井觀天啊。”洛紅衣不忿了。

    老人也上脾氣了,叫道:“你們這些小輩還不服了?看來我不跟你們弄點真東西你們是不信了。”

    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個手機,然后老人打開視頻選項,點開一個。喇叭中突然出現一個聲音:“歐巴剛弄死他。”老人忙說不是這個,然后關掉。隨后翻找起來,邊翻邊說:“小雞舞不是;巴拿馬不是;午夜兇鈴,咦我這怎么還有這個,趕緊刪了,嚇死了。”老人剛準備刪,后來看了看兩個小輩,嘿嘿一笑,放棄了刪除。

    翻找半天,老人終于找到一個視頻,遞給兩人:“你們看吧,就是這個,讓你們見識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技術。”

    兩人一起湊過來看,只見視頻中一個個帶四個輪子的盒子在平整的馬路上奔馳,偶爾還能變成人的形狀;天空中還時不時飛著金屬怪鳥;隨著吧嗒吧嗒的聲音,到處都是火焰,這可比自家的硫磺引火壯觀多了。兩人目瞪口呆地看著這視頻,大概三分鐘過后,視頻結束,最后出現幾行字,“變形金剛5最后的騎士,6月23日,變形出發”。

    魯玉看完后,還手拿著手機久久不能放下,結結巴巴地說:“這個,這個,里面的東西,都是啥?”

    老人從魯玉手中拿過手機,說道:“小心點,這個可是我從小強那坑來的,好幾千塊呢。好了,我也看出來了,你們這個村莊就跟桃花源一樣與世隔絕,對外面一點都不了解。勸你們一句,閉門造車出門不合轍,一直不和外界接觸是不行的。”

    老人剛說完就要走,這時候突然說道:“走了這么長時間,肚子也有點餓了,你們身上有吃的嗎?”

    魯玉忙說:“你看看我們這是,來來,請您跟我們來家里吃飯吧,順便跟我們講講外面現在究竟發展成了什么樣子。”

    老人推辭,說還有事情要做。但架不住兩人熱情的邀請,于是隨著兩人進了魯家村。

    魯家村一見外面來人了,頓時非常熱鬧。于是殺雞宰羊地招待。大家把桌子飯菜都放在曬糧食的廣場上,一起圍著老人,邊吃飯邊聽他講外面的故事。

    老人說他叫劉老六,在外面也是響當當的一號人物。他在外面是給人算命的,那許多達官貴人都找他算過命,像什么開業算吉日了、搬遷選好了、買房子選戶型都找他。他說他辦的最得意的就是他們市的新建的府衙,當時選址時候都請他過去看過。

    “那您怎么有空來我們這呢?”村長好奇的問道。

    “哎,說出來一言難盡啊。我現在是被外邊通緝了。”

    “啊?因為啥啊?”

    “是這樣的。我們平原市啊,前一陣子鬧了次地震。這不都是人心惶惶么,都來找我算算這會不會有余震。可是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啊,你說這地震能算的準嗎?我算的時間沒有發生余震,然后我就被通緝了,罪名是擾亂社會治安罪。”

    “呦,算卦不準現在罪名也這么大啊?”村民們都驚訝了。

    “哎,按理說沒這么嚴重。就我平時蹲在公園也算不了幾卦。就是賺點零花錢唄。可是好巧不巧地,我們那的司天監,那里有個領導不學無術。”劉老六說到這里氣憤的吐了一口痰,然后接著說道:“你說預測地震就是他們的活,這幫子酒囊飯袋自己不會計算,然后來我這里算卦了。之后把我的預測當官方預測發出去了。這不弄得人心惶惶的,然后出了事情就拿我頂缸了。你說我就收了五塊的算卦錢,我招誰惹誰了這是。”

    眾人聽了哈哈大笑。劉老六接著說:“我算看出來了,我要是不跑,還指不定有啥呢。所以我也不管了,直接逃了,這不也是咱們有緣,你看我這不就跑到你們這里來了。”

    魯村長說道:“誰說不是了,這算卦那有個譜,誰能保證百分百正確呢。你別說,我們村也有算卦的。所以你一說你是算卦的我們都感到很親切。哈哈。”

    “呦,這還有同行啊?這可得認識下,你介紹下唄。”劉老六一聽也有了興趣。

    魯村長說道:“這太多了,我們村兩大姓氏一個姓魯,一個姓洛,只要姓洛的基本都會算卦。他們可是洛書傳人。不過這最有特點的,就要數洛紅衣了,就是請你來的那個穿紅衣服的小姑娘了。”

    “什么叫有特點啊?”劉老六好奇的問道。

    “讓她給你算一卦你不就知道了?來,紅衣啊。你來給劉爺爺算一卦。”

    洛紅衣不情不愿地走上前來。走到劉老六跟前,最里面嘟噥道:“又拿我來開玩笑。我跟你們說我也是有脾氣的。說吧,算啥?”

    劉老六笑道:“其他不說,就這派頭肯定是個好卦師。那你就算算我的身份吧。”

    洛紅衣說了句:“哼,你不都說你是個算卦的了,還讓我算。你是拿我開涮呢,還是剛才你拿大家開涮呢。”

    嘴上說著,可手上沒停。只見她拿出六枚銅錢,放在手心搖著,嘴里念叨著:“不成不占,不義不占,不疑不占。”隨后恭敬朝天一禮,朝地一拜,然后雙手在桌上一開,六枚銅幣在桌子上展開,形成一個卦象。

    洛紅衣看了看卦象,開始解掛道:“從這個卦象來看,你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凡人。”劉老六聽了這句話,臉上笑嘻嘻地。

    隨后洛紅衣又接著解釋:“所以,你不屬人間管屬,應是地府或天界之人,而且你應該是手握權柄,屬于執掌一方、聲名顯赫的大人物。”劉老六聽了這句,叫了聲:“我的媽呀。”然后向后倒去。

    同桌的魯村長等人忙七手八腳把劉老六扶起來坐好。劉老六還顫抖著手指著洛紅衣說道:“這是啥意思啊?這卦象不是說是普普通通的凡人嗎?怎么解釋成這樣了?”

    為什么劉老六這么激動呢?書中暗表,這劉老六還真不是凡人,他還真是位列仙班的人物,其具體身份可參考正史《史上第一混亂》。他的身份竟然能被一個凡人算出,能不吃驚嗎。

    魯村長解釋道:“紅衣這丫頭算卦有個特點,怎么說呢,她算卦不準。”

    “不準?”劉老六這下好奇起來。

    “怎么說呢,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丫頭算卦也可以說是非常準。因為他算得卦從沒有靈過,所以如果你每次從她的卦象反著看的話,那就是非常的準了。”魯村長笑著說道。

    劉老六這下郁悶了,說道:“所以卦象顯示凡人,我就該是神鬼了?這普普通通我就該是執掌一方了?這凡人對立的多了去了,你怎么不算我是妖怪啊?”

    洛紅衣說道:“你要承認你是妖怪也行,至少說明我卦象不錯。”

    魯村長在旁邊打圓場說道:“其實這個卦么,我看應該是這么看的。劉大師不是算卦的嗎,算卦的又稱半仙,所以不是凡人;剛劉大師不是說他也算聲名顯赫,那么多人都找他算卦,所以對應普普通通。”眾人都說這么看就照上了。

    洛紅衣嘀咕了句:“反正我占卜過了,怎么理解那是你們的事。”然后下去跟魯玉聊天去了。
新書推薦: 世間悲惡2孤兒愿 我的重返人生 我家后院通仙界 逆鱗 那年我們同過窗 重生芯工帝國 都市最強戰兵 尋龍 巔峰神相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