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重生空間九零辣妻 > 正文卷 128都說她們心腸太硬

正文卷 128都說她們心腸太硬

    楊怡美恍恍惚惚說:“媽……別去了,她們剛才給繼民單位打電話,說繼民利用職務之便幫人偷稅漏稅,我現在要趕緊回去。”

    毛豆花:啥意思?

    “媽,楊彎彎姐妹幾個已經不是從前那任由我們踩著的了,這幾個邪門得很,你看看伯父家的情況。所以,以后遠著她們一些,不要再去招惹她們了。”

    楊有能也說:“是啊,這姐妹幾個以后不要再去招惹了。我就說,你們還不相信。怡美,你趕緊回縣城去,看看繼民的事情到底有沒有受到影響。”

    楊怡美就去收拾東西,毛豆花愣了一會才說:“楊有能,你是不是還在念著那個死鬼?所以什么事情都朝著她們姐妹?我告訴你,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齷齪心思……”

    “毛豆花!你閉嘴!怡美不都是你攛掇去的嗎?現在害得繼民工作都保不住了,你還要怎么樣?”

    “好你個楊有能,你還怪我頭上來了?要不是你無能,我能打這個主意嗎?要不是你心思齷齪,能是現在的樣子?你現在什么都干不成,你還不讓別人干了?”

    這就話里有話了,楊有能兩眼冒火卻無可奈何。

    說完了這些,毛豆花又輕蔑地說:“你們一個個都只會窩里橫!她楊彎彎說繼民的工作沒有了就沒有了嗎?蠢!她楊彎彎是誰啊?誰認識她啊?被一個丫頭片子嚇一嚇,就東南西北都找不著了!好了,我先去你外婆家了,等我回來,看我去收拾楊彎彎這個賤人。”

    至于楊大力被判,毛豆花根本不相信這是楊彎彎的手筆,而是上面有人盯上楊大力了。

    楊彎彎家里。

    楊彎彎幾個將家里衛生打掃好之后,便去地里采摘新鮮蔬菜。一部分今天吃,一部分帶到縣城去。

    紅的、綠的菜薹長得老高,蒜苗水靈靈的,菠菜有的已經老了,大白菜包得嚴嚴實實,茼蒿掐得滿是汁水……

    尚濤樂呵呵介紹自己的成果,楊彎彎背著簍子摘了很多菜。

    二葉摘著菜,嘟囔道:“姐,我這一直有個怪事情想說,但沒記得說呢。”

    “什么事?”

    “我家的菜吧,看起來很多是不是?其實,我懷疑一直有人偷我家的菜吃。不但是菜,還有雞蛋也是的,有人偷。”

    尚濤和胡優凱在一邊耍,尚濤也附和道:“是啊大姐,我也有這種感覺,但是不敢給二姐說,怕二姐害怕。”

    楊彎彎直起了身子,“到底怎么回事?”

    二葉說:“就是去年四五月份開始吧,我就覺得家里有東西隔三差五要丟失一點。”

    “這么說,已經有很長時間了?”

    “就是的。”

    “為什么沒有告訴我?”

    “剛發現的時候,不敢肯定。后來到了縣城,你那么忙,我們都忙,就給忘記了。再說了,這些東西丟得也不是特別明顯,所以我不就沒有說。還有啊,家里有時候似乎有人進去過,翻了柜子。但這個也并不是十分明顯,只是我影影綽綽感覺到。”

    尚濤忙說:“我也感覺到了!”

    楊彎彎的眉頭皺起。

    這會是誰呢?

    要干什么呢?

    既然二葉和尚濤都感覺到了,那就肯定有人做了這些事情。

    二葉和尚濤總結起來,這個小偷偷她家地里的蔬菜,院子大門前的水果,晾曬的菜干,掛在廚房里的肉類,雞窩里的雞蛋……翻看她家的柜子,估計是想偷錢。

    這可惜,楊彎彎家的錢基本上都存在銀行,或者被楊彎彎藏在空間里,丟給二葉和尚濤的日常零用錢也不過十幾二十塊。

    二葉計算過,她前前后后丟了四五十塊錢。

    尚濤則丟了一百多塊錢。

    偷菜吃,偷錢,這應該是小偷吧?

    而且,這個人應該就是村子里的。

    琢磨著這件事,回到家,楊奶奶已經和胡優錦殺了兩只雞,正在壓水井前拔雞毛,熱氣騰騰中,雞毛的味道并不好聞,但是卻顯示著生活的富足。

    楊爺爺坐在屋檐下抽煙,看起來有心事,“彎彎啊,你大伯被判了刑,五年。哎,這過年過的,家里是一團糟。”

    楊爺爺磕了磕煙斗,眉毛都打結了。

    楊新橋被證實和王桂香的案子有關系,也被判了三年。

    楊大力坐牢,曹新春、楊慶夏和年美麗被關押了數日,楊慶秋在學校盜竊受到處分……這一家子過得的確挺磕磣的。

    過年的時候,楊慶秋沒有回來,只有曹新春和楊慶夏夫妻,帶著小孫子過了個凄慘的年。

    楊慶春一如既往將自己關在屋子里不出來。

    楊奶奶哼了一聲:“這都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別人。”

    楊爺爺嘆口氣,說:“我也沒怪別人,怪就只怪他心腸壞了,不走正路。”

    冬日里的陽光雖然不是特別暖和,但是透過葡萄架稀稀疏疏照在人的身上,也有幾分溫和的意思了。

    院子周圍的青草已經發芽,樹枝抽綠,春天已經在悄無聲息中來到了這個地方。

    但楊爺爺的一句喟嘆,頓時讓原本開心的孩子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有些怪怪起來。

    楊奶奶很不高興,“孩子們好不容易都回來了,你就不能說些高興的?你要照顧他們,我也沒說什么,就是不要在彎彎姐妹們跟前提這些!要不是他們害彎彎,就不會落到今天這個下場!要我說,這就是報應!”

    楊爺爺很無奈,“你瞧瞧你,我又沒說什么嘛。彎彎,你別往心里去,爺爺就是沒忍住,絕對不是怪你。”

    楊彎彎笑了笑,“爺爺,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放心,別人不招惹我,我肯定不會趕盡殺絕。爺爺,你放心吧,只要人肯走正路,一定就能把日子過好。”

    楊爺爺嘆口氣,“其實爺爺也是擔心你們,現在村里人說你們姐妹心腸太硬,爺爺老了,護不住你們,就是希望你們以后做事情也委婉一點,不要讓別人拿住了。”

    “爺爺你放心,我會注意的。”

    心腸太硬?

    人都很容易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去審判別人,也不看看自己做得怎么樣。對于這樣的說法,楊彎彎自然不置一詞。

    她們從來不去想想,如果楊彎彎姐妹繼續軟弱下去,會不會有命活在世上。

    ()

    搜狗

    
新書推薦: 反套路之吊打諸天萬界 創客茶社 都市大仙王 穿書之許愿系統 名門掠愛:冷少的契約新娘 全能武修 特種兵王 最強女婿 我曾放棄星辰大海 太有錢了怎么辦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