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 第三卷 黑云壓城城欲摧 第428章 誅仙一刀斬

第三卷 黑云壓城城欲摧 第428章 誅仙一刀斬

    小雪無風。

    山林間寂靜一片。

    往日里碧綠得像翡翠一樣的月亮湖難得結了冰,覆蓋上了一層雪花。

    一眼望出去,天地間潔白一片,千樹萬樹梨花開,讓人一見便由內而外的生出一種清凈感,仿佛接受了一場洗禮。

    張楚立在碧湖畔,按刀入定,已不知多久。

    他今日穿了一襲收腰的白色勁裝,用一根發繩挽在腦后的長發不知何時已經落滿雪花,他渾身上下,竟也找不出片縷其他顏色,仿佛他也嵌入這白茫茫的清凈天地。

    忽而,北風起。

    山林間傳出“嗚嗚”的地鳴聲。

    掠過張楚頎長的身姿,揚起他的衣擺獵獵舞動。

    他緊閉的雙目微微一顫,似是從深層次的入定之中驚醒。

    可他沒睜眼,就像是覺得這陣風不值得他睜眼一樣。

    顫動的面容迅速恢復沉靜,好似雕塑一般。

    風越來越大。

    竹海中的積雪“簌簌”的往下落。

    頃刻間,寂靜的天地就活了過來。

    “咔嚓。”

    清脆的翠竹折斷聲從竹海里傳出。

    又一顆凍得脆生的竹子,見不到來年的春天了。

    但就在翠竹折斷聲傳出的瞬間,張楚也睜眼了。

    剎那間,飄雪出鞘的清越刀鳴聲,傳遍了山林。

    雪亮的刀身剛剛出鞘,就被烈焰般的火紅氣勁包裹起來,宛如一個巨大的火炬。

    張楚躍起,長刀向下,斬在結冰的碧湖上,“破!”

    薄薄的冰面,好似豆腐花一樣破碎。

    赤紅的氣勁入水,擠壓出大片湖水從裂口中溢出來。

    但除去氣勁入水破開的那個裂口之外,其余冰面都完整無暇。

    連裂痕都沒有。

    張楚落地,目不轉睛的盯著湖面。

    “轟隆隆。”

    悶沉的爆炸聲從水下傳來,片片火光在水底下閃過。

    一股股飛刀般的火紅余勁穿透湖面上的冰層飛出,完整的冰面頓時寸寸碎裂,頃刻間便蔓延出二三十丈外……

    張楚面浮震驚之色。

    這一招的威力,出乎他預料的強啊!

    這一招,名為“破風一刀斬”。

    是當年他從顧雄的軍師百勝道人手里弄來的那一招養刀術“逆雪一刀斬”的進階招。

    這一套刀法,是天刀門的最強刀法,名為《誅仙一刀斬》。

    和其他刀法不一樣,這套刀法,沒有式,只有招。

    準確的說,這套刀法一共七招。

    最強招就是“誅仙一刀斬”……顧名思義,若有仙,也當一刀誅之!

    也只有擁有可以一刀誅仙的強大自信心,才能練成這一招!

    但要練成這一招,必須要從第一招“逆雪一刀斬”開始連起,一招一招的練到“誅仙一刀斬”。

    張楚猜測,“誅仙一刀斬”就是天刀門創派祖師“北狂刀”萬人杰壓箱底的絕學。

    萬人杰擔心自己死后,后人沒腦子,練不會這一招,才把這一招拆分成七招,好讓后人循序漸漸,一步步掌握這一招的精義,直至徹底掌握這一招。

    他這么猜測,是有道理的。

    這套刀法還在天刀門手中時,那肯定是練會一招,再給下一招的秘籍,但到了他手上,當然再沒人能管到他頭上。

    他通覽這套刀法的七本秘籍,發現這七招就是讓修習者的心態,一點一點往“心若冰清,天塌不驚”的冷酷方向引!

    誅仙一刀斬,關隘不在那個“斬”字兒!

    而在那個“誅”字兒!

    何謂之誅?

    上位者、掌權者,殺為下者、奴仆之流,謂之誅!

    比如,帝王殺誰全家,說的便是“誅爾九族”。

    連仙人都敢用之”誅“,這心態是何等的冷漠無情,高高在上?

    天知道,昨夜張楚通覽完《誅仙一刀斬》的七本秘籍后,心里有多慶幸!

    他慶幸自己的腦子自始至終都很清醒,沒有腦抽的將自己的武力作為底牌去和萬江流博弈。

    這一套刀法,在天刀門內是個什么傳法兒,他不知道。

    或許是傳男不傳女。

    或許是傳內不傳外。

    反正他不記得,當初與天刀門長老溫儉讓過招的時候,溫儉讓有使用這一套刀法。

    但萬江流肯定是會這套刀法的!

    以萬江流四品的實力,外加這種一招決死的頂級刀法增幅,殺他絕不用第二刀!

    只可惜,這套刀法和他的心性不符合。

    從梧桐里一路走來,經歷了這么多大風大浪,自個兒是個什么樣的人,張楚心里還是有逼數兒的。

    而且,他體內的霸道火氣,早就已經敲定了,他中三品只能練火行內功,沒辦法練《誅仙一刀斬》的配套內功心法《孤寒傲雪訣》。

    他也只能撿著有用的東西,充實自己的武道理論、夯實自己的武道基礎。

    方才他斬出的這一刀,就是他以自己的刀道領悟揣摩《破風一刀斬》,創出來的高仿版偽.破風一刀斬。

    但即便是高仿版,威力也依然讓感到驚喜,堪稱他手中最強招“剎那光華”之下的次強招……掌握這了一招后,他也終于擺脫了兩軍交戰,對手才出一張十,他就只能王炸的尷尬境地。

    這讓他越發感到惋惜。

    不只是《誅仙一刀斬》和《孤寒傲雪訣》。

    他從大雪山帶回來的那一批寶物,絕大部分都和他腰間的飄雪刀一樣,屬性不合。

    包括刀法、內功秘籍,以及從天刀門的寶庫里起出來的大批寒冰奇物……

    他都用不了!

    都只能像對待《破風一刀斬》這樣,能高仿的高仿,不能高仿的當成看,充實自己的武道理論,期待什么時候能厚積薄發……

    等到這一陣兒風波徹底過去,或者他踏足中三品擁有自保的能力后,這些寶物才會進入三川堂,重見天日。

    北平盟或許和知秋腹中的寶寶一樣,都是個幸運的小家伙兒,還未誕生,就已經擁有統領一州江湖的本錢!

    張楚剛這樣想到,就見到夏桃腳下一高一矮的朝這邊沖過來。

    他遠遠望見她臉上又喜又驚的表情,心下就是“咯噔”的一聲。

    果不其然,夏桃張口就尖叫道:“老爺,姐姐要生了!”

    張楚握刀的手驀地一緊。

    下一秒,原地已經沒了他的身影。

    
新書推薦: 逐月劍之夜小魚 龍山衛 開局一座兵營 盛世浮華燼 遣返者的游戲 鳳起蓮殤 我能融化萬物 召喚神話之萬古一帝 最強天資 界衍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