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打造超玄幻 >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六章 ? 散盡龍氣,人皇永眠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六章 ? 散盡龍氣,人皇永眠

    大玄歷九十年,春。

    北郡,神朝京都。

    有靈氣匹練橫掠過天穹,陽神境的可怕氣機籠罩,讓全帝京的百姓瑟瑟發抖。

    帝京青石鋪就的長街,一道道身披銀甲的軍士在飛速的奔走,甲胄在奔走之間所發出的鏗鏘聲響,震動著耳膜。

    一位位裹在黑袍中的陰神境,漂浮在空中,黑袍的衣袂飄揚著。

    天空陰沉,有冰冷的雨落下。

    太子謀反了。

    整個帝京都被封鎖,這些年來,太子暗自培養的勢力,飛速的從帝京的各個角落浮現,接管了大玄皇宮中的一切。

    太子背后站著的,可不僅僅只是他一人,人皇何等存在,立神朝九十年,在位九十年,天下被管理的井井有條,秩序穩定,社會和諧。

    這樣的人皇,誰人不敬?

    但是,有人便會有利益,況且……九十年時間,人皇老了。

    人皇無法修行,所以和修行人不一樣,壽元在不斷的消耗,如今早已經老態龍鐘。

    當初那精神奕奕,氣吞萬里如虎的澹臺玄,仿佛一只邁向暮年的雄獅。

    這或許便是凡人與修行人相比,所存在的悲哀。

    太子等不及了,他等了一年又一年,他不敢修行,因為想要成為人皇,不能修行,這是規矩,是白玉京立下的規矩,他不敢廢。

    雖然自從大玄神朝建立,白玉京便隱世,太子出生的時候,也只聽過白玉京之名,但是卻仍舊不妨礙他對白玉京心存恭敬。

    他聽過太多關于白玉京的神話。

    五凰第一圣地,雖然只有寥寥數人,但是,哪怕是大玄神朝在白玉京面前都不堪一擊。

    因而,太子沒有修行,而沒有修行的他,也同樣老了。

    一年復一年,從二十歲等到了三十歲,三十歲等到了五十歲。

    而如今他六十八了,他等不下去了。

    太子穿著黑色皇袍,頭戴珠玉冠,這是當年澹臺玄立朝盛典的時候穿的。

    他面色不茍,一步一步邁步而行。

    他的身后,十位陰神,一位陽神境強者也紛紛落地。

    他們即將面見人皇,哪怕是老邁人皇,他們也不敢飛行。

    一路往宮殿行走而去。

    有老邁的大儒滿臉怒色的站在石梯上,怒罵著太子。

    謀反乃大逆不道之罪,太子謀反,更是罪上加罪。

    然而,太子不在乎了。

    在大玄神朝,并不是所有大臣都是修行人,畢竟,修行是看天賦的,有的大臣一生都無法跨入體藏境,所以壽元終究有限。

    人皇對于百官的要求,主要是看能力,治理能力和管轄能力,實力他并不看重。

    太子揮手。

    陰神境強者迸射而出,探出手擒拿,靈氣化作手掌抓向這大儒。

    “腌臜之貨!休要碰老夫!”

    大儒一聲喝,竟是喝的這靈氣手掌炸碎!

    不過,終究還是無力,被陰神強者給拉扯下去。

    太子不敢殺這些大儒,因為這些大儒是浩然宗的人……

    墨矩歸隱,江漓入古墓……

    當年人皇的得力助手薛濤,聽聞也身死,人皇自恃自身龍氣,對于周身侍衛的安排并不是很看重,最強的侍衛也不過是區區元嬰境。

    太子這一次是把握十足。

    轟隆隆!

    宮殿緊閉的門悠然開啟。

    陽神強者安靜的站在太子身邊,十位陰神境則是一路殺入。

    皇宮流血,滿地的侍衛尸骸遍布,潔白的石梯仿佛刷了一層血色的墨。

    終于,到了深宮。

    最后一座宮殿,人皇閉門的宮殿。

    太子行走,拂袖躬身。

    “父皇,你老了,該休息了。”

    太子朗聲道。

    但是,他的聲音中,竟是帶著些許的顫抖。

    多少年了啊……

    他終于能坐上那位置。

    神朝之主,多么誘人的位置!

    聲音在四周回蕩,靜謐中帶著幾分幽森。

    爾后,有輕微的咳嗽聲從深宮中傳來。

    嘎吱。

    那是涂著紅漆的木門被打開的聲音。

    高坎邁過,發絲不加打理,凌亂垂落,身上只穿著閑適袍服的澹臺玄從中走出。

    澹臺玄老了,滿臉溝壑,整個人看上去也變得有幾分瘦弱,他失去了曾經的英武。

    不過,他很平靜,負著手,老邁的眼眸中,有著幾許深沉。

    他眺望東海方向,爾后,不急不慢的收回目光,徐徐嘆了口氣。

    “轉瞬即逝的歲月啊。”

    “本王也老了,周圍熟悉的人……也都消失的差不多了。”

    澹臺玄搖了搖頭。

    人老了,總是有些懷舊,他的腦海中忽然浮現出當初大周天子宇文秀最后的光輝。

    但是他和宇文秀不一樣,他勵精圖治,勤勤勉勉,他自問自己是一位好皇帝。

    而宇文秀施行的是暴政,以人命喂黑龍,可能不是個好皇帝。

    可是,澹臺玄此刻竟是覺得,他的晚年,竟是和宇文秀的下場有點像。

    “陛下!”

    人群中,一身是血的大儒沖了出來,他們老淚縱橫,跪伏在地上。

    這些大儒滿是悲戚,有幾位更是怒視太子。

    手指指著太子,顫顫兢兢。

    他們其實很失望,因為當初推舉太子,也有他們的份。

    可是,如今的太子的所做所為,深深痛擊著他們的心。

    “拉下去!”

    太子神色一冷,道。

    光華閃過。

    陰神強者猶如一陣風掠出,欲要將這些大儒全部帶走。

    這些大儒大臣震怒,“勿動老夫!”

    剛烈的老頭子們,不斷掙扎著,有的甚至欲要撞死當場。

    澹臺玄看著這些擁護他的老臣,臉上不由流露出了笑容。

    不一樣。

    他和宇文秀還是不一樣,他這一生,或許沒有得到什么像樣的仙緣,但是比起閉關苦修的修行人,卻是過的轟轟烈烈了許多。

    他的眼神看著老臣們,帶著幾許溫和。

    他抬起頭,隱隱間甚至能夠聽到長街上百姓們跪伏時傳來的誦念。

    不少百姓中的老人,在家人的攙扶下跪伏長街,怒罵著太子。

    澹臺玄笑了。

    太子則是有些怒。

    因為,澹臺玄從走出皇宮到如今,甚至都沒有看他一眼。

    “父皇!”

    太子加重了聲音。

    “你有何顏面面對陛下!”

    一位老臣怒罵太子,唾沫星子都快要噴到太子臉上。

    “閉嘴!”

    太子惱怒,面色漲紅。

    “殺了他!”

    太子揮手,冰冷無情道。

    “誰在阻攔,誰在咒罵,通通殺了!”

    太子爆喝著。

    他身后的陰神境,紛紛閃爍殘影,抬起手扣在了這些老臣的脖頸上。

    澹臺玄終于將視線落在了太子身上。

    “你太讓朕失望了。”

    澹臺玄道。

    他遺憾的搖了搖頭。

    “你真做好了當一個帝皇的準備了嗎?”

    “你真的準備好接管一個神朝了嗎?”

    澹臺玄道。

    太子呼吸卻是急促了起來。

    然而,澹臺玄沒有給太子說話的機會。

    目光掃過,落在了那位裹在黑袍中的陽神強者身上,以及諸多陰神境身上。

    “你們又不是陸少主,誰給你們的膽子以修行人的身份插手神朝事務……”

    澹臺玄笑了笑,道。

    沙啞的聲音縈繞在場中,竟是引得不少修行人色變。

    “放開這些老家伙們。”

    澹臺玄道。

    下一刻,澹臺玄踏出一步。

    轟!

    身上磅礴的龍氣洶涌蒸騰。

    不過,人皇的龍氣早已經衰退,沒有了曾經超越百丈的駭人威勢。

    “父皇……你的龍氣已經不復往昔了,你真的老了!”

    太子道。

    他扭頭對身后的陽神境開口。

    “陛下,得罪了。”

    這位裹在黑袍中的陽神境,朝著澹臺玄躬身道。

    下一刻,身形驟然掠出,強橫的靈識波動和靈氣波動,使得整個帝京都卷起駭人的靈氣旋渦似的。

    這位陽神境強者化作一道流光,飛速的沖向澹臺玄。

    澹臺玄大笑起來。

    大步邁出,怒目圓瞪,一喝之下。

    猶如奔雷滾滾。

    這位陽神境被喝的咳血倒退,踩碎數塊磚石。

    心中駭然萬分,沒有想到老邁的人皇,依舊能一喝讓他喋血。

    澹臺玄一喝之后,龍氣收斂,整個人又宛若一塊朽木,看著那喋血的陽神境,搖了搖頭。

    “唉,朕果然還是老了……”

    “若是當年,一口唾沫釘子,都足以把你這玩意吼的灰飛煙滅。”

    澹臺玄笑了笑,又看向了太子。

    “你知道為什么朕身邊的人越來越少么?都是朕支開他們的……”

    “朕本想吸引邪教劉元昊那家伙出手,在朕的晚年掃清障礙,給你的皇位坐的安穩,可卻沒想,動手的竟然是神朝的太子……”

    “用修行人來對付朕,你這么蠢,朕當初怎么會立你為太子?”

    “你好歹選擇說服諸多大臣來游說朕都可以啊……朕早累了,你能說服諸多大臣,那是你的本事,朕沒準就讓位了。”

    澹臺玄說了很多話。

    或許是人老了,就越發的會叨嘮。

    太子卻神色微微有些變化。

    他嘴角泛起苦澀,可開弓沒有回頭箭。

    “動……動手!”

    太子趕忙吼道。

    他的心,莫名開始恐懼。

    澹臺玄在石階上坐下了。

    這等場面算什么,他根本不在意。

    年輕的時候,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

    轟!

    那位陽神境神色一凝,瞬間動了。

    化作一道流光,數位陰神境也飛速出手。

    潛伏在帝京的另一位陽神境得到太子的召喚,也飛速動手。

    他是太子留下的底牌,卻沒有想到這么早就被動用。

    整個帝京,天穹似乎都色變,陽神境強者,飛天遁地,強大無匹!

    滾滾靈氣宛若潮汐般洶涌而來。

    朝著坐在石梯上,瘦弱老邁的人皇席卷而去。

    人皇平靜的看著,看著這些動手的修行人陷入了沉思。

    無數的攻伐從天而降,還有太子那犀利的眼眸。

    然而,澹臺玄的內心平靜如水。

    嘭!

    一道身影出現在澹臺玄的身邊,太子心驚,因為,那人不正是澹臺玄的親衛薛濤?

    同樣是陽神境的強者薛濤!

    此人竟是假死!

    如今的薛濤,在陽神境都走出了四五步,實力極強。

    然而,更讓人駭然的是,不知道何時,澹臺玄的前方,有一道人影漂浮著。

    魁梧,英武,蒼勁的發絲飄揚,眼眸深邃如星海。

    此人背負著斧盾,上半身肌肉虬結,雙腳離地,無聲無息的漂浮。

    兩位打出攻伐的陽神境強者心頭駭然。

    看著此人,他們竟是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澹臺玄第一次愣住了,有詫異和意外,看著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老邁的臉上流露出笑容。

    噗噗!

    人影頭也不回的抬起手。

    屈指彈出。

    頓時有浩瀚力量猶如瀚海浮沉,一切都在崩滅。

    “這是……元神合一的大能力量!”

    “該死!怎么會有大能?!”

    “霸王!此人是西涼霸王!”

    兩位在陽神境剛邁出一步的強者瞬間色變,欲要逃走。

    然而,尚未轉身。

    便被可怕的力量打成了血霧。

    靈識飛遁而出。

    霸王的元神波動,靈識瞬間泯滅。

    至于那些陰神境,尚未轉身,便皆是化作了粉末。

    太子不認得霸王,他出生的時候,霸王便已經隱匿修行很久了。

    但是他聽過西涼霸王的名頭,年輕時候和人皇共爭天下,甚至一度壓著人皇在打的可怕存在。

    九十年過去,霸王沒有絲毫的變化,甚至越發的年輕,氣息越發的恐怖和強盛。

    噗通。

    太子跌坐在地,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干。

    大能……

    原來,人皇的底氣,是大能。

    霸王平靜的看著澹臺玄。

    “你,老了。”

    霸王開口。

    “你倒是依舊沒變。”澹臺玄也笑了起來。

    當初兩人爭霸天下,后來霸王選擇了修行,而他澹臺玄依舊選擇人間皇。

    若是當初霸王選擇人間皇,怕是就沒他澹臺玄什么屁事了。

    “你后悔么?”

    “若是走修行路,如今的你……壽元仍舊很漫長。”

    霸王神色復雜的看著蒼老的澹臺玄,兩人間的對話,仿佛朋友間的閑談。

    “后悔?項少云,朕這一生過的可比你精彩多了,你帶著你那小娘子,苦修數十年,哪能有本王統治諾大天下來的有意思?”

    “后悔肯定是沒有,就是有些遺憾。”

    澹臺玄大笑。

    “遺憾什么?”

    霸王一怔。

    “老子從當初那臥龍嶺仙宮開始就沒有體會過仙緣的滋味……都是這特么該死的仙緣絕緣體的鍋,今生難以體會仙緣的滋味,這才是遺憾啊。”

    澹臺玄拍著膝蓋笑罵著。

    哪怕是面色不茍的霸王,嘴角也不由上挑。

    “其實你不用來,這都是小問題,朕解決的了。”

    澹臺玄看著霸王,笑了笑。

    “只是來見見老朋友。”霸王道。

    爾后,轉身,看了一眼太子,太子滿是恐懼。

    大能修行人,那可是誕生了元神,一念可滅萬軍的可怕存在。

    霸王抬起手,輕輕下壓。

    轟!

    太子帶入京都的大軍,便紛紛咳血倒地,神色駭然。

    城外諸多修行世家,惶恐色變,瘋狂逃竄。

    城外,馬蹄聲炸裂。

    玄武衛飛速而至,沖入帝京,仿佛洪流。

    墨矩一席羽衣,羽扇輕搖,飄然而至。

    一位位大玄學宮的修行學子,踏步入帝京長街往宮殿而來。

    墨北客和唐顯生乘坐著騰空的輦車而至。

    官道上,有邋遢書生一邊飲酒,一邊大笑而行。

    帝京中,更是驚現一位身著蓮花袍服的青年,身后屁顛屁顛跟著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

    整個大玄帝京在這一日,華光沖霄,大修行人接踵而至。

    世人都驚呆了,諸多世家和修行勢力恍若做夢,宛如當初大玄立朝的盛況再現。

    太子渾身冰涼,他此刻才知道,自己的謀反猶如一場笑話。

    論及修行人的力量,人皇遠遠勝之于他。

    太子謀反失敗,不過,任何并未立刻下令殺太子,只是廢除了太子之位,放逐西漠。

    人皇雖老,但卻依然立世。

    而又五年,人皇龍氣漸漸黯淡仿佛泯滅。

    人皇開始編撰大玄律法,其中規定,修行人禁止插手大玄神朝事務,歷任大玄神朝官職者,修為不可超體藏。

    這消息一出,全天下嘩然,百姓歡欣,諸多百官則是不忿。

    然而,人皇開始大力施行此法,除了那些專修浩然氣的大儒大臣以外,修為強絕的官員全部替換,上至天子腳下,下至鄉下民村,所有官員皆是替換。

    當此法徹底施行的時候,人皇的龍氣消失,一代人皇倒下了。

    大玄歷九十五年,冬。

    人皇立五皇子為太子。

    漆黑冰冷的皇宮內院。

    墨矩羽扇輕搖,安靜的站立在床頭。

    澹臺玄躺在床上,老邁,虛弱,目光渙散。

    曾經的百丈龍氣,如今稀薄無比。

    他看著窗外飄飛的雪,面皮子微微抖了抖。

    “矩啊,律法施行如何?”

    澹臺玄問道。

    “王上,一切都按您吩咐的完成布置。”

    墨矩道。

    澹臺玄笑了笑。

    下一刻,目光竟是迸發出璀璨和凌厲。

    “散百丈龍氣護佑神朝,一半護天下萬民,一半護百官,修行人若犯百官,將遭龍氣化業火,焚燒靈識,修為倒退,甚至……身死道消。”

    澹臺玄盯著虛無,一字一句鄭重無比,道。

    “懇請陸少主……準許。”

    驀地。

    窗外,風雪停歇。

    天地似乎都變得寂靜一片。

    澹臺玄的耳畔,響起了溫和的聲音。

    “如你所愿。”

    吼!

    澹臺玄躺在床上的身軀一顫,下一刻,金色龍氣沖天而起,所有龍氣從體內被剝離,再也無法維護生機。

    龍氣咆哮蜿蜒沖天而出。

    墨矩身軀一顫,眼眸波動劇烈,手中攥著的羽扇,竟是被他攥斷。

    這一日,有人見得帝都天穹,龍氣沖霄,于九天散盡,護佑天下。

    這一日。

    人皇永眠。

    ……

    徐徐閉眼,當再度睜眼,睜眼閉眼不過一刻。

    本以為自己已經死了的澹臺玄發現他竟然飄然橫空,在瀚海之上飄飛,遠處,這一座被巨鯨馱著的仙島浮現在他的眼前。

    島上。

    有白衣少年執子落棋盤,朝著他微微頷首。

    PS:這兩章比較難寫,寫的慢了,求下推薦票,求下月票哇~

    
新書推薦: 武圣開天 我看書成神了 蘇醒修仙大時代 我的師兄師姐 寒劍九州 帝裝師 成為祖師爺從死后開始 我在封神詭界做和尚 祖地封印十萬年后 洪荒山河紀
481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