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網 > 重生之蒼莽人生 >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不顧一切!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 不顧一切!

    “丁主任!既然這樣的話,那么我就開門見山了!”

    薛光明倒是一點都不客氣,當著丁羽的面直接的就嗆了一句,既然自己都已經來了!那么總不能夠就這么被丁羽給嚇唬住,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吧!那樣的話就不是丟人現眼這么的簡單,到時候自己回去了,甚至都沒有辦法交代!

    事情是自己構架起來的,如果現在就投子認輸,那么自己為什么還要過來?丁羽是厲害不假,但是那又怎么樣?自己未見得就打怵他?!

    很顯然,丁羽對于這個情況也有那么一些沒有預料到,什么情況這是?這位如此的直爽,真的是沒有把自己當成外人呀!自己以往的時候還真的就沒怎么遭遇過,今天可是有意思了!

    既然他愿意的話,那么就說一說吧!所以丁羽往后靠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你請說!我洗耳恭聽!”

    “事情是這樣的,先前學員的事情已經調查清楚了!但是有關的報告在丁主任你這里,直接的就停滯了!對于這個情況,我們微感有些失望,希望丁主任能夠配合我們的調查工作!”

    “配合調查?”丁羽很是稀奇的樣子,這個家伙是不是膽子長毛了?“具體是什么方面的調查,有關這名學員的情況?還是說其他方面的,這個事情跟我有什么關系嗎?”

    “丁主任,你是整個培訓的主管,負責所有的人員和相當的情況!”

    丁羽瞇縫著自己的眼睛,“我可以理解你的意思為,他們都已經回家了!我還需要為他們的行為負責,是這個意思嗎?”說話的口氣,很是淡然,并沒有質問的意思,但是話語當中的意思,真的是讓人無法反駁!

    “丁主任,他們這些學員凝聚了大家的心血,我想他們出現了問題和狀況,你作為主任,應該是最為痛心的,也是最為難以接受的!他們都是你的學生!”薛光明表現的很是真誠!也是相當的感慨,對于學員的遭遇,也表現的極為痛心!

    但是丁羽根本就不為所動的樣子,“我可從來都沒有說他們是我的學生,就是先前的時候在那邊沒有什么事情,所以過去幫個忙而已!我曾經也是軍人,多少還是有那么一些熱血,如此的情況之下,做點些許力所能及的事情,還是可以的!”

    “丁主任,現在你只要一聲令下,那么也是在幫助他們!”

    “誰給的權利呀?!”丁羽看著薛光明,反問的說到,“我曾經是軍人,但是我現在并不是軍人,我就是一個醫生而已!不過他們那些學員又不是我的學生,我憑什么下命令的,更何況我下命令要是有用的話,那么這個又是什么性質的!”

    既然把事情都已經給說開了!丁羽也就沒有了什么所謂的顧忌,你要臉不要臉的,又或者是在這個背后鼓弄一些什么東西,無所謂的事情,不要牽連到我就行了!我才懶得理會你究竟去玩什么把戲,但是你現在牽連到我了!事情就不一樣了!

    所以丁羽根本就沒有給任何的好臉色!就差高聲的訓斥了!什么玩意呀!你能夠進來,我已經是給了相當的面子,但是你上來之后就跟我談及這個?怎么著?你代表誰來的?再者一點,誰給你的自信,讓你在這里還如此的囂張!

    “丁主任,這個話是不是太絕對了一些?”薛光明的畫風突然一轉!

    “他們這些學員出現了什么問題和狀況,這個不應該是我去干涉的事情,而且他們都已經回到了各自的部隊當中,我想他們自己可以調查和解決問題!”丁羽倒是有些懷疑的看著自己面前的薛光明,這個家伙倒是很自信呀!

    都已經現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會這樣的說話!難不成他的手里面還有什么所謂的底牌,沒有看出來,至少就自己的了解,他好像沒有太多跟自己談條件的底牌出面!

    自己這一次見了他,已經是給了情治部門相當的面子!但貌似面前的這位根本就沒有給自己任何的面子!甚至一定程度上面還有那么一些威脅自己的意思!這個讓丁羽有那么一些搞不懂!

    “不是絕對不絕對的問題,而是...。”

    丁羽突然注視的看著面前的薛光明,微微的皺起來自己的眉頭,“你跟某些方面達成了相當的協議,所以才會這么的有自信吧?!”看著沉默不語的薛光明,丁羽繼續的說到,“我跟情治部門的合作,這個是原則性的問題,沒有人敢在這個事情上面動手的!你不行,哪怕你后面有著相當的勢力也不行,如此的情況之下,那么就只有一個問題了!”

    “丁主任說笑了!”薛光明干笑了兩下,同時額角也是冒出來了汗水!不是熱的,雖然房間里面的溫度不錯,但現在已經不是夏天了!而是被丁羽丁主任突然之間的反應給嚇到了!

    “你知道王安的事情?”說完了話,丁羽則是注視的看著薛光明的眼睛,但是薛光明卻回避了自己,這個讓丁羽的心下也是一咯噔,“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呀!”

    感嘆了一句之后,丁羽第一時間就拿起來自己的手機,“我是丁羽!通知安保部門,提高對王安的安全等級,把王安他們兄妹兩個給帶到我這邊來!王安是我的徒弟,這個事情一直都沒有公布出來,但是現在有人知曉了!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不能夠讓王安他們出現一丁點的問題!先把他們給帶到我安全的帶過來,至于過程當中出現了什么問題,過后再說!”

    也沒有理會坐在自己面前的薛光明,丁羽則是拿起來座機,“給我接大管家,讓他把童童給接走!送到我這邊來!我不需要其他的解釋。還有就是所有的安保人員,注意保護王安和童童的安全,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的理由靠近,如果出現其他的情況,允許攻擊!”

    把座機給扣了下來之后,丁羽拿過來平板電腦,在上面點點畫畫了一段時間!忙碌的時間稍微的有點長,而那邊的薛光明已經有那么一些坐不住了!

    等丁羽這邊忙碌完畢了之后,看著坐在自己面前的薛光明,“我不問你怎么知曉王安的事情,但是把王安透露了出來,不管你透露給了什么方面,你要知道,事情的性質很嚴重!”

    “丁主任,有點過了吧!事情好像并沒有那么的嚴重,所謂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管怎么說,肉都是爛在了鍋里面,不管是誰吃了,都是一樣的!”

    “呵呵!”丁羽皮笑肉不笑的哼了一聲,“說的很好聽呀!算了!跟你解釋這個又沒有什么作用!更沒有任何的意義,我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處理,就先這樣!曲鶴,送客!”

    自己想到了無數的可能性,但唯獨沒有想到薛光明竟然敢把王安給賣了!這尼瑪的!如果說讓他繼續的留下來,丁羽擔心有那么一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滿臉桃花開這個恐怕都是輕的!可能會直接的就把這個家伙給打死的!

    一直以來,自己都是藏匿著王安的消息?為什么?就是擔心會對他造成相當的沖擊,為此,自己甚至還把童童給放置到了明面之上,做了相當的準備工作!但是沒曾想,薛光明竟然給自己來了這么一手,真的是讓自己沒有任何的防備呀!

    不是說王安就不能夠見人,至少現在還略顯有那么一些倉促了!相關的一些程序,他都還沒有走完,所以丁羽用手敲擊著自己的腦袋!麻煩大了去!活生生的把自己的安排給打破了!讓自己這邊只能是被動的去安排!

    曲鶴對于其中的事情知曉的并不是那么的全面,但是看著安保,都已經把防彈背心都給套在了自己的身上面,還有就是武器和其他的裝備,都明晃晃的給拿了出來!

    雖然說因為外套和風衣的緣故,看得并不是那么清楚,但是看不清楚,并不代表著事情沒有發生,曲鶴還真的就沒有怎么遭遇過這樣的情況,所以也是老老實實的待在一邊的位置!現在這個時候自己還是把自己當成是一個小透明,別沒事找事!

    如果說主任需要自己,那個沒有話說,自己竭盡所能!不然的話對不起主任的恩情,但是主任沒有說話,自己就沒有必要站出來,誰知道會不會妨礙主任,說不好的事情!

    “曲鶴,你別裝什么小老實!你現在去機場,去咱們上一級城市的機場,飛機降落的時候,你就留在王安的身邊,負責保護王安!哪怕你死了!也需要給我把他安全的給我送回來之后再死!明白我說話的意思嗎?我不管發生什么事情,我也不管你怎么去做。”

    “主任,我知道怎么去做了!”

    “安保,給他裝備我們最好的裝備!”在曲鶴準備離開的時候,丁羽拍著曲鶴的肩膀說到,“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但是我不希望出事情,不管是你還是王安,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安保方面會告知你詳細的情況!你不會用槍,這個就不給你了!但是衣服方面呢?是家里面最好的!一定距離上面可以做到防彈!頂多有點痛!”

    “主任,就算是丟了我的小命,也絕對保證王安的安全!”

    “盡量的保護好自己!如果出現了事情,你丟了性命,我知道你還沒有結婚,但是我保證,你的這一支絕對沒有滅絕!”丁羽很少會這么的說話,但是今天情況不一樣了!

    曲鶴自從跟在了丁羽的身邊之后,也從來都沒有看到了丁羽如此的沖動,甚至是有那么一些緊張!很快安保那邊也是收拾好了!跟曲鶴一同的離去!

    坐在自己辦公室里面的丁羽,瞇縫著自己的眼睛,看著平板電腦上面傳遞過來的訊息,也是盡量的讓自己沉穩下來,王安寄托了自己相當的希望和期望,他絕對不能夠出任何的問題,雖然說現在的事情對于王安有所影響,但是這個影響還不是那么的大!所以現在還好!

    但是不得不說,丁羽的這個動作稍微有點大!一向以來,丁羽從來都不是這樣的,如此的大張旗鼓,這個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特別是京城這邊,大管家那邊直接的就沖到了學校,二話不說,直接的就把童童給擄走了!要知道童童所在的學校也是不一般的,大管家如此的魯莽,根本就不是大管家的作風呀!再者就是把童童給擄走了!這個算是什么意思?而且就算是丁羽跟薛光明談及的并不是那么的順利,也不至于采取這樣的方式吧?是不是?

    “司長,出事了!”

    蘇泉正在忙碌的時候,自己的一個下屬趁著送文件的時候,匆忙的跑了進來,甚至連最為基本的敲門都給省略了!看到蘇泉的眼神,來人也是顧不上那些了!“司長,出事了!我老婆那邊剛剛來了電話,童童被接走了!被大管家給接走了!已經送到了機場那邊?”

    “什么玩意?”蘇泉抬頭看著說話的下屬,“你說什么玩意?”

    “童童被接走了!大管家親自去的學校,把童童給接走了!究竟是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我老婆就是那個學校的老師,你知道的!剛剛給我打了電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壞菜了!壞菜了!壞菜了!”說話的時候,蘇泉也是重重的用拳頭敲了一下桌子!可能感覺還不夠,蘇泉又是敲了兩下,“這個事情先不要透露,不要鬧出來其他的影響!瑪德,這個是想要捅破天呀!”

    “司長?什么情況這是?大管家親自的搶人!而且還把童童給送到了機場那邊?事情不對勁了!還有我讓人打探了一下,所有的安保全部都是荷槍實彈的那一種,也不知道丁主任那邊究竟是在干什么?有點嚇人!”

    要知道讓安保荷槍實彈的,也就只有丁主任敢下這個命令!其他任何人都不會這么的去做,而且就算是這么的去做,也沒有任何的作用!

    “這個是要出大事的節奏呀!”蘇泉喃喃自語的說到,“小何,你覺得什么事情會讓大管家有那么一些忘乎所以,連搶奪童童的事情都做的出來?這個不是說撕破臉這么的簡單,完全就是不顧一切的那一種,這個不符合常理呀!”

    想了半天的時間,蘇泉的眼睛已經快要瞇縫成一條線了!“恐怕只有一件事情能夠讓丁主任這么的去做了?但愿不是這樣的事情,如果真的是這樣,就不是把天給捅破了這么的簡單,這個窟窿太大了!沒有人能夠堵住呀!”

    隨即也是拿起來了電話,對自己的下屬示意了一下,同時讓他把門給帶上了,等電話接通了之后,蘇泉低聲的說到,“領導,我是蘇泉,出事了!可能是通天的大事!”

    “什么事情,你蘇泉還有如此緊張的時候?不多見呀!”

    “剛才有人告訴我,大管家沖進了學校那邊,把童童給帶走了!現在直奔機場而去,而且那邊的安保全部都是荷槍實彈的那一種,大管家是絕對沒有那個膽子胡來的!如果老大說話,就算是說破了大天,他也不會這么的去做!事情麻煩了!”

    電話那邊也是一陣的沉寂,“你的意思是說....。?”蘇泉嗯了一聲,雖然王安這個名字沒有說出來,但是彼此的心里面恐怕都已經知曉是怎么一回事情了!“等我一下,我讓人調查一下具體的情況,你先別放電話!”

    蘇泉這邊雖然不是熱鍋上面的螞蟻,但是額頭還是能夠看出來相當的汗水!

    兩分鐘的時間,對于蘇泉就好像是兩個小時一樣的漫長!自己由心的希望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樣,但是誰知道呢?說不好呀!

    “那邊出事情了!”

    聽到首長的話,蘇泉也是不由的捏著自己的拳頭,臉上面的表情很難用言語來形容,“領導,我能夠問一下,事情嚴重到什么程度了嗎?”

    “非常嚴重,那樣已經把王安給送上了飛機,包括他的妹妹,還有保姆和安保等等,而且動用的是最為嚴密的保護,跟京城這邊的童童是同樣的待遇,都是荷槍實彈!為什么丁羽會這么的去做,這個根本就不符合常理!除非發生了什么特殊的情況!”

    “是呀!根本就不符合常理!哪怕是發生什么意外,丁羽也不會如此的!但是現在他為什么會這么的去做,我想這里面恐怕也就只有一個原因了!”蘇泉沒有說出來這個原因究竟是什么?因為這個都已經不需要說明了!

    “是呀!這里面恐怕也就只有一個原因了!王安被暴露了出來!只有這樣才可以解釋為什么丁羽丁主任會這么的去做,他完全就是不顧一切的那一種,現在這個時候誰要是阻攔在前面的話,會出現什么樣子的狀況,就真的難說了!”

    蘇泉也是泄了氣,渾身癱軟的坐在了椅子上面,“領導,這一下天可是被捅破了!我這個外甥我多少還是知曉的,他是不可能把王安給主動暴露出來的!”

    
新書推薦: 超神小書生 全才奶爸 陸少的閃婚新妻 重生之商海霸業 剩女桃花劫 生活系合成系統 妻子的緋聞 最強大神在隔壁 極品狂婿 危情總裁:嬌妻休想逃!
481彩票网